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少動畫會看到我囧叫…
不過水島你次次都得,你好好野…(大囧)
以下大量截圖,未看的小心。



















































這叫示愛? 打了一次感想沒了貼圖就算啦囧 更多圖在相簿(遠目)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欠300字CA就補完了…(淚)
之後就可以寫文打機看動畫了…
神呀給我力量…(爬走)
明天還要測C++…
祝我好運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補的CA害我多了X樣東西做…(淚)
還好補考在4月尾不然我死十次也不夠…ORZ
150張相舊相決定不過要買線把HARD DISK的資料回歸…
C++要問人拿答案。
MAYA簡單做。
呀呀…唔想做功課…(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UNDAM 00 23,24集衍生



「LOCKON,LOCKON,LOCKON…」
HARO不知呼叫了他多少次,沒有回應,沒有停止,它只是不停的叫喚他的主人。
沒有人去阻止它,也沒有人想去阻止它。
剎那沉默著。
他一定都以為自己是孤單一人的,可是現在那孤寂的感覺是什麼?
「剎那,剎那!」
「啊?」
「別哭,別哭!對不起,對不起!」
他沒發現自己在流淚,反倒是HARO無機質的聲音急速了起來,就像是擔心著一般。
「剎那,剎那!笑吧笑吧!LOCKON最喜歡,最喜歡!」
「他教你的?」
他沒有笑,只是靜靜的抱起了HARO,金屬的重量說不上是拿不起,可是還是有點沉重。
那個人是如何抱著它四處走的呢,他不禁的想。
「LOCKON!剎那,最喜歡!死了也,一直在一起!不要哭,不要哭。」
「嗯,我知道。HARO。」
這感情於心中沉積著,他不太懂得笑,他只記得自己好像只在LOCKON說他是GUNDAM痴時笑過了一次。
那他是在那一次喜歡上自己的笑容的嗎?
「喂!剎那!你的笑容果然是很好看呢!比我想像中更加更加的好看!」
「LOCKON?」
從HARO中發出LOCKON的聲音,雖然明知是錄音可是眼睛就是熱得不得了。
「剎那,你知道嗎?笑容是會傳染的喔!你笑的話我會很高興呢!」
開朗而又溫柔的聲音,為什麼再也聽不到呢…
「剎那,我喜歡你喔。就算你是KPSA的人我也喜歡你。你不用在意任何的東西,去做你認為對的事吧。就算現在不行,總有一天你會找出你的答案呢!啊啊…還是不行…HARO你刪掉它吧…這樣子太丟臉了,不能給剎那聽到的…」
「你說我是笨蛋你才更笨呢…LOCKON.STRATOS。」
他輕輕的笑了,要是哭喪著臉那和小時候的自己有何分別?他的目標可是要成為GUNDAM呢!
「我也喜歡你…LOCKON。」
「剎那,剎那!笑了笑了!LOCKON,LOCKON!」

忘了在什麼時候已經習慣有你在身邊。
在失去你的現在,請讓我以你的說話為支柱,令我能更堅強的走下去。

「寂寞的是他吧…HARO…你去陪著他吧。」
他放開了手,讓HARO落在那個人平時所在的位置。
他還活著。正因為如此他才更要戰鬥。
他不可以令LOCKON付出的努力白廢的,這是LOCKON的心願,也是自己的目的。
只要坐在GUNDAM上,那個人的心就會永遠和他只存。
「EXIA,剎那‧F‧塞耶出發。」
他慢慢的說出了這句,緊握著控制桿,向著他的未來出發。

後記:看完24很想寫些什麼…就算是知道自己對剎那的個性找得不好也是。剎那,請你走下去,不要令大家的死白廢。水島,我也請你停手吧。不要再殺人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太太太佩服你了。
由我第一看的通靈王,接著的鋼鍊,到現在的00。
你也是同樣的調子,我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通靈在前段很吸引,我承認有一刻我覺得你的劇情很好,補完得很貼心。
鋼鍊前十三集好看得不行,我把它重看了不少次。
不過。
在十三集之後我下完看完DVD是從沒打開過的。喔,十三倉庫例外。
不要以為你常常和朴姐合作我就會原諒你。
雖然我的確很愛朴姐,可是我也愛好大人,我也愛小黑和黑大姐。
我很愛MASTER四人組。
LOCKON的死,來得太突然。
涓江的死,可以用唐突來形容。
大叔本身以為他也是個為部下著想的好上司,誰知道只是個濫殺無辜的臭大叔。
王留美,沙慈,露易絲,公主大人。
這四個是不知道可以起什麼作用的大配角。
我希望你今次好好的把作品做完他。
不要再「爛尾」了。
通靈的OPEN END只說END是不錯的,可惜之前已經扣太多分了。
鋼鍊?把生命給你再給回去你當是在做少女漫嗎?
劇場版,我只是看到你在把觀眾傷得更重。
補不完,還對大眾說。
在現實生活中,男女的感情不一定會在一起。
愛德和溫莉的感情我想不少人也想有美好的結局。
你用這原因來說太空談了。
我到現在也沒坐於電視前好好的把它看完,我好怕不到一半我就淚流滿面了。
我很喜歡鋼鍊,喜歡得不得了。
我情願沒有劇場版,看同人給他們幸福的,又或是有希望的結局。
00快完了,LOCKON希望你沒死。
ティエリア你在24中是不是死了?希望不是。
阿雷和哈雷你們不要有事…
剎那,你要好好的生存下去喔…就算…LOCKON真的已經回不了來也好…
一套我算了,兩套我想打你,第三套了,你是不是想死了點?水島。
期望00有一個完好的結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嗚…好累啊…」
銀髮青年虛脫似的趴於辨公桌上,桌上雜亂無章的堆著不少文件,而馬克杯中的牛奶咖啡亦早已冷卻,他坐在這裡已經有大半天了。
「還有五分一而已啦,加油吧。『維吉爾大人』。」
同樣是銀髮的青年輕輕的用手上整理好的文件拍了拍他的頭,接著就把一個免子圖案的杯子放到他面前。
「熱可可,喝吧。」
『維吉爾』拿起杯子,輕輕的嚐了一口,嗯,真的是可可,才開始慢慢的享受他最愛的飲料。
「我又不會像姬莉葉用黑咖啡騙你啦,不用那麼小心吧!」
露出了苦笑,輕輕的摸了摸那個伏在桌上的銀色腦袋。
「我討厭黑咖啡!」
「可是維吉爾喜歡,對吧。」
「嗯。」
又再喝了一口可可,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要是想見他就好好的加油吧。不然明天的拜訪可要取消的了。」
拿起放於桌上的牛奶咖啡喝了一口,暗淡的說著。
他不喜歡那個人,就算那個人是『原型』,他也不喜歡。
他喜歡的是在他眼前的レプリカ。
「嗯!」
像是叉電完畢的電器,『維吉爾』滿足的拿下一張文件流暢的簽下秀氣的名字-維吉爾。
「好好的努力吧。但丁。」
「好的,尼祿!」
但丁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看得尼祿的心暗暗的不爽起來。


他坐於窗邊遙望遠方,身上白色的騎士袍被陽光照的耀眼,甚至有點兒刺眼。
黑髮的少女面上出現了不悅的表情,快速的抄起了背於背上的火箭炮往他的頭上敲去,誰知被害者卻優雅輕鬆的檔下。
「LADY小姐,我不知道你有攻擊青梅竹馬的興趣呢。」
「我也不知道你有曬太陽的癖好呢,快點把簾子拉下來!」
不太甘願的把窗簾拉下,他面向LADY以高傲的姿勢坐下。

「關心未婚夫?我們早就不把婚約當作一回事的了吧。」
「我是為了但丁呢,你曬黑了可換不回去喔。」
我才不想看到但丁為了你而去曬太陽!這一句他也沒有聽漏。

「喔,是嗎?我皮膚不錯不容易曬黑呢。」
「你想死嗎?」
帶點怒氣的說過,對一個妙齡的少女來說這句話想的是令人十分的妒忌。
他冷笑著,他知道面前的少女不會這樣做,這是身為青梅竹馬的自信。
LADY輕嘆了一口氣,她也熟知他的個性,口舌之爭她是勝不了的。

「不說這個,身體沒出現什麼問題吧。」
這是真心的質問,但丁出身已經九年了,レプリカ的後遺症隨時也有可能出現,說真的她真的有點兒擔心。
就算成不了伴侶,他也是她一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沒有。」
簡短的回答,正正符合他的性格。
「你也許真的不應該接受我爸的建議的…」

レプリカ的危險性是有目共睹,複製出的レプリカ可能是性格有問題,就算是能力被劣化了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對被複製者,也就是所謂的『原型』的傷害也很大,一個不幸運就會因構成身體的魔力分離致死。
危險的技術。

「因為是但丁所以我沒差。」
輕描淡寫的回應,LADY也只好笑笑的去回應。
「迷上了他?那你可不能比他早死喔。」
「嗯,我知道。」
他很重視那源自他的生命,這世界上有另一個自己的感覺很奇妙,但丁的一舉一動都很吸引他。
他不想但丁因為他原故而喪生,這只可以說他買了一個奇怪的保險,付了錢又不想得到保護。

「那麼我爸那………」
「尼祿安傑羅大人,維吉爾王子想見你。可以請他們入來嗎?」
「進來吧。」
門外傳令兵清晰的聲音打斷了兩人間的對話,竟然來者是『維吉爾』,那他也樂得和他見面。

「您好,黑騎士.尼祿安傑羅殿下,打擾你真不好意思…這是有關國家機密的事情,可否先請這位傳令兵退下?」
『維吉爾』向他彎下了腰,站在旁邊的尼祿背向他們,肩膀不停的上下起伏。當然,LADY也是同樣的狀態。
「呃…沒事我就先告退了!」
一聽到機密兩字的令兵馬上打起了退堂鼓,國家機密耶!一但聽到了又不小心說出去死一千次也不行呢!
令兵用逃的逃離了房間,當尼祿確定了傳令兵真的是完全的離開了後,『維吉爾』臉上的笑容馬上就塌下來了。
「你們太過份了!我可是很努力才扮得這麼有禮的嘛…」
嘟起了嘴巴,他完全的從『維吉爾』這個角色中解放出來。
「可是呢,連本人也沒有這樣的有禮喔!」
「對對,這傢伙由小到大的都是:『這是機密!給我滾!』這樣的嘛!」
兩人笑得停不下來,而話中的主角則是微微的笑了。
「你還嫩呢,但丁。」
「連維吉爾也…嗚……」
自信心給嚴重的打擊,但丁旁邊的空氣明顯的變黑。
「算了吧,政事做得不錯就好了嘛!比這傢伙做得更好呢!」
用力的拍了拍但丁的背示意表揚,可是尼祿的話出明顯的有刺。
LADY帶點沒好氣的把但丁拉開,她的兩位青梅竹馬可是很沒忍耐力的。
「你們要打出去打,不要打傷但丁!」

「放心,以我教團騎士副團長的身份可以準確的只把這個反抗主人的笨騎士砍死的。」
維吉爾的身上出現了殺氣,可是臉上仍然是保持著冷笑這表情。
「LADY,放心吧。王子是我的主人喔!我不會傷到他的。」
甜笑,尼祿的身上同樣的出現了殺氣。他拿起了紅后,丟下了一句:逃家的公女給我閃開!
這下只到LADY發怒了,她討厭她的父親,更討厭被人叫公女,她可是有LADY這個優秀的名字呢。
「你們兩個要打就給我出去,還有…不要叫我當公女!」
近乎用轟的把兩人轟出房外,LADY滿足的笑了,她可是很疼愛但丁的呢。
要是那兩個人傷到他了,她可是會心痛死的喔。
「LADY…」
「怎樣?但丁。」
帶點擔憂的聲音,不像是他風格的語氣,LADY呆了一下也用微笑的去回答。
「我…真的是有用的吧…我該不會真的只是維吉爾的「夠了!」…」
強行的中斷他的說話,LADY臉上出現了悲哀的表情。
「只要你在就好…你要是消失的話大家也會傷心的…」
她緊緊的抱著但丁,她真的很怕他消失的那一天會來臨,要是永遠也是那麼和平就好了,永遠,永遠。


後記:解釋了一點囧…我想有不少人還是不明的吧囧 麻煩大家看完去投一下票…我要調查一下啦囧(巴)這篇但丁太弱了囧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筆記…
一防我腦殘
二防我一時找不到設定集囧


人物定位

VERGIL = ASCH
DANTE = 斷髮LUKE
LADY = NATARIA(基本上設定不同,遠目)
NERO = GUY(一秒)
把某個會令他沒面的設定取消了(笑)
亞姆卡大概是蒙斯吧…再加上一點VAN的(菸)

主要的就是如此(遠目)

時點

V,N,L 誕生(三人同年)
V進行實驗 D誕生
V加入教團 D開始扮成V
V升至副團長 L加入教團
1開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庭文…而且很古怪。






「媽媽!」
小小的女孩跑向他,他也笑著的去抱起了她。
平凡的幸福,對他而言就像是奇蹟般的欣賜,和家人在一起就更加會如此想到。
在不久前還在血海中浮沉的他,能擁有家庭真的只能就是奇蹟。
「媽媽,你知道嗎?之前你工作的那段時間呢…爸爸和哥哥差點把事務所拆掉了呢,可是我阻止了他們啦,我很利害吧!」
「你只不過是暴走而已吧,不過…很利害呢。威爾斯。」
「嘿嘿!」
他用盡所能去愛他的兩個孩子,還有那個回歸的兄長。
他不想他的孩子的手染上腥紅,他不想他們走上殺戮之路,不過他亦不會阻止他們選擇這條路。
他們可以保護自己就最好了,他看著女兒的笑臉暗暗的想。
「媽媽?有那兒痛嗎?」
「呃?」
真不行呢我…露出這表情害孩子擔心。
「沒有喔。我沒有在痛呢…」
他輕輕的摸著女兒那柔軟的銀髮,溫柔的在笑,可是相對的,他女兒就只顧咬著下唇一臉擔心的樣子。
「我真的…」
「你有種就不要用閻魔刀把我的子彈擋下啊!你這個死變態力量控臭老頭!!」
「哦?能用刀子擋下你的子彈就是你力量不足的証明呢,我親愛的兒子。」
看著不遠處那接近打架的修煉畫面,他不禁嘆了一口氣,怎麼啦,是父子還是仇人?
「媽媽,給你。」
小小的手拿著一只小小的紙玫瑰,藍色的紙張鄒鄒的明顯看得出是由小孩笨拙的手所製。
「爸爸說過這是代表祝福的呢,爺爺奶奶會祝福媽媽的。」
「謝謝…」
看到女兒的微笑,他心中暖暖的,他不禁緊緊的抱著了她。
「!!威爾斯!!但丁是我的!!給我放手!!!」
「會吃妹妹的醋`,真是孩子氣呢,兒子。再說。」
閻魔刀快速的架上了尼祿的頸動脈,另一只手緊緊的找著威爾斯的上衣,把她提上了半空。
維吉爾的聲音冷的像冰一般,面上出現了奇妙的微笑。
「但丁是我的,你們兩個都不可以亂碰。」
「那可是我媽啦!死老頭!」
看到自己兄長那行動。他不禁笑了。
他快步的走向了兄長的旁邊,輕輕的吻了他一下。
「我愛你喔,維吉爾。」
他兄長沒有用言語去回應他的說話,只是狠狠的吻上了他的唇。


藍玫瑰──神的祝福.奇蹟。


おまけ
「太棒了VV是親親喔!」
威爾斯拿著相機快速的拍了幾張相片後又馬上露出一借天真無邪的樣子抱著維吉爾。
「我才不會和爸爸搶媽媽啦!因為我比較喜歡看維吉爾和尼祿搶但丁啦~!」
她微笑的說出了充滿驚炸性的話,果然是人不可以貌相。
只見但丁和尼祿給這話嚇呆了以及維吉爾一面暗淡地低聲說著:要LADY當保姆的決定果然是錯的。



後記:本篇正經得太過份了囧…おまけ某人腐力量爆發…(遠目)
AD那面卡卡地呢…(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呀呵呵…為了特典還是買了…不過……
日版:368 行版:279
日元果然升得很可怕…(淚)
我想買4但的PVC啦…那之前降一降好不好呀囧

現在剛打到遇上安妮…
我居然還記得大概的解謎呢…
也許是之前卡了太久吧囧
季節那兒可是卡死了啦(淚)

TOV的新PV還是沒什麼新東西看…=3=
TOD的舞台綠小光又沒去…囧
我不太喜歡瑪莉安啦…
等一會把DRAMA也看一看吧(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MC X TOTA DMC套用了一些TOTA的設定。
.有玩TOTA會比較易明,沒玩也不會完全不明。
.主VD向,ND小量?沒問題就去文啦…


誕生於王家背負的東西多得會把你壓虧,連同你自由一起。
「父親大人,我希望在繼續王位前可以於魔劍教團中工作,請你允許。」
銀髮的小男孩半跪的向他的父親,也就是魔界的王者-斯巴達請求。
斯巴達苦笑著,這孩子很強,他的思考比同年的孩子更加成熟,反觀他們家從者的小孩-尼祿,到現在也只是一天到晚打架玩耍,害兄長古利特一天到晚都胃痛。
「我也希望可以讓你去…可是其他貴族不會允許你去做這種危險的事喔。你可是我們王國唯一的繼承人,雖然我想給你自由,但是真的是對不起呢…維吉爾。」
斯巴達輕輕的撫摸著他獨生子的頭,他很想給這兒子多看點這世界的事,可是…他真的無能為力。
「陛下,我有一個提議。」
「怎樣?阿卡姆。」
從暗處出現的黑衣人,正是這國家的貴族阿卡姆,他載著笑容和斯巴達作出健議。
「你有聽過レプリカ的技術嗎?」
「那是一個危險的技術,你想對維吉爾使用嗎!?」
「危險?這是唯一放王子自由的方法呢。而且,可以為王子買個保險呢。」
阿卡姆是這國家最大的公爵,他的女兒LADY一出生就和維吉爾結下婚約,要是傳出他們不和的消息可能會引起內亂。
這些斯巴達都知道,可是要拿他的寶貝兒子去進行那麼危險的實驗,他實在是不願意。
「好吧,我願意賞試,但請阿卡姆你不要再去要求我和LADY一成年就得馬上成婚。」
維吉爾和LADY互相也只是視對方為青梅竹馬,他們很小時已經約好要是令一方找到真正喜歡的人時另一方得豪快地解開婚約的了。
只是阿卡姆不停的要求兩人於成年的同時成婚。
阿卡姆是個野心家,這是國家每一個人都知道的事,和王家成為姻親可說他最大的野心,在貴族中認為他更適合為王的人也不少。
危險的野心家,那可說是最適合他的形容詞。
「好的,我敬愛的王子陛下。」
阿卡姆暗地的露出了一個奸狡定的笑容,只是現在斯巴達和維吉爾並未發覺。

「維吉爾…」
「父親大人你不必說什麼。這種技術的風險我是知道的。再說現在拒絕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生內亂的吧。」
他向父親露出了一個冷笑,他並不是個蠢鈍的孩子。可是他要賭一次,賭上他的性命和自由。

結果,實驗成功的完成了。
維吉爾並沒有即時的生命危險,他可以下床時,他第一時間就是去看他的レプリカ。
他站於複製器前,高傲的看著那躺於機器上的孩子。
和他同樣的銀髮,和他同樣的瞳孔,和他同樣的樣子。
他忍不住去摸了摸他的臉,很溫暖。
和體溫偏低的他很不同,是一個太陽般的孩子。
「嘿…」
他的嘴角慢慢的向上揚起,他的心中出現了一股奇妙的感覺。
這個孩子身上的一切都是由他而來,一切都和他相同。
只是能力被劣化了而已,他會長成什麼性格呢,他十分期待。
「你是我的レプリカ喔,不是誰的,是我的。」
心中的黑暗慢慢的向上升起,他現在就把自己的重擔暫時放到這孩子的身上。
「在我不在時你就是這國家的王子,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兒子。」
他輕輕的坐於那孩子的身邊,低下腰並於耳邊慢慢的說著。
「你是我的分身,你是我又不是我。我的但丁。你的名字,就是但丁。」
他為自己的レプリカ起名為但丁,仰慕著維吉爾的詩人,他的追隨者。
「在大眾前你是維吉爾,於家中,你是但丁,明白嗎?」
他再次撫上但丁的臉,慢慢的說著。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但丁…你是我的東西喔。

由黑暗中傳來了維吉爾的低笑聲,久久不散。

後記:レプリカ就請暫時當是複製品就好了…下回才慢慢解釋好了(爬)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做就有排做的事XD
之前清左3X集MAR…雖然最後是用跳的,劇情問題啦!
現在是XXXHOLIC第一部。
和漫的不同啦…到目前(5話)都未CROSS OVER TSUBASA啦…
希望在第二部前清完啦囧
之後就清英雄時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ニコニコ動画】I n n o c e n c e【夜 明 け 前】
很美好的I PV呀(泣)
歌好聽!圖很美!!
NICONICO我愛你啦(淚)
I在家用機重製會有市場的啦…NAMCO你考慮下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支配後續。




那個吻,熟識而又陌生,感覺是如此的熟悉,氣味是如此的陌生。
鼻腔中充滿著陌生的氣味,他想反抗,卻又掙不開那只手。
那種感覺,就像是他那個最想念的人給他的感覺一樣。
令人窒息卻又迷戀,他不自覺的閉上眼睛去接受這個吻。

「維吉爾?」
結束了那一吻,他肯定眼前人並不是剛才上一刻站於他跟前的人。至少,人格並不相同,他不知道這小鬼有沒有雙重人格之類的病,可是現在這小鬼就有一種那個人甦醒的感覺。

他身上的氣質和小動作都會那個人一樣。
「喔,聰明了一點呢。但丁。」
輕輕的靠近了他的耳朵,那個人輕輕的說著,語氣、動作,不都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嗎?

「喔,多謝你的讚賞呢!臭老哥。」
他報以微笑,還是緊緊的抱著了前人。
就算心中知道這是不應該的,還是放不開他。
「你覺得對不起,這小子嗎?但丁。」
「你覺得呢。維吉爾。」

心中那股奇妙的感覺一直揮之不散,他現在就像同時背叛這兩人一樣。
在內裡的是維吉爾,外面的是尼祿。
他愛維吉爾,但他擁抱著的是尼祿。
他擁抱著尼祿,心中想著的又不是他。
罪惡感包圍了他,他也樂於接受,維吉爾在就好了…只要他在。

「你沒有跟其他人亂搞吧!」
帶點怒氣的聲音,他知道那是兄長的獨佔欲。
粗糙的右手撫上他的臉,他的兄長就是在那兒。

「要是有的話?」
他滿足的笑著,能被兄長的獨佔欲包圍對他而言是一種幸福。
帶著罪惡感的,幸福。
「馬上砍掉這小子的寶貝。」

右手的力道加重了不少,尖銳的指甲於他的皮膚上括出了不少血痕,雖然馬上就癒合了,但是痛楚和血痕卻是久久不散的。
這是很久沒嘗過的感覺,吃痛但很感動。

「你是我的東西,記住了,但丁。」
「嗯,我知道。」
帶有命令的語氣,那也是久違的感動。
他主動的吻上了前人,蜻蜓點水的一吻。

「要走了,對嗎?」
他能夠感到魔力的減少,用魔力現身的維吉爾的確是不走不行。
維吉爾難得的笑了一笑,反手的把他推到,用力的把他壓於身下,連貫的動作令他呆住了。

他盯著那豔紅瞳孔中的惡意,想張口發問,卻被那右手勒住了頸項,他的兄長帶點殺氣的說著。
「你是我的,要是我知道你和這小子發生了什麼關係。我會殺了你再吃了你,在這小子的面前。」

他失笑,看來他的兄長還是妒嫉了。
沒有身體的兄長妒嫉著擁有可以接觸他的身體的尼祿。
「別吃小鬼的醋,哥哥。我是怎樣想的你不是知道的嗎?」

我只會愛著我的半身,他輕聲的低喃著。
「切…」
他看到他兄長以他一貫的高傲氣勢不爽的切了一聲,也就從尼祿的意識中退去。
失去了意識的尼祿倒在他身上,他下意識的去接著了那個倒下的身體。
他緊握著那異形的右手,只有這只手由身體到精神都是他的兄長。
「我會讓你和小鬼分開的…維吉爾…」
像是對自己發誓的似,他合上了雙瞳,淚水弧著他的臉落下。



黃玫瑰──失戀.妒嫉。

後記:不怎樣貼題ORZ失戀是指尼祿啦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不下,同時也忘不了。
都快七年了,結果還是忘不了。
第一次有家人離去的感覺還是歷歷在目。
帶著淚入睡,無法歡笑。
在聖堂中怪責神,再也沒有相信過神的存在。
那安詳的睡容。
一切也還記得。
嘿…
比起爺爺我更記得他算是怎樣。
今天看到墓碑又差點哭了。
我沒夢過爺爺復生的夢,他的倒有幾次。
我牽著他的手帶他回家,我帶他去看醫生。
最後一次夢到時有一句話我都現在也清楚記得。
「他可以出院的了,只要他忘了是我們害死他的。」
原來我一直也在潛意識中怪責那些醫生嗎?
也罷,我沒見過他們。
不過我們家在他走了後沒看過在家附近的女醫生。
那時父母說著要是打了一口退燒針可能就不會這樣了…
也許是這原因吧,沒有再入過去。
畢竟也七年了,他的聲音也像是快要忘了一般…
樣子倒是有妹在所以忘不了,現在他們都一樣大了。
最難忘的還是那時那一種像是無法呼吸一樣的悲傷。

我好想你喔…笨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級過關!!還可以的成績XD
都有八成有九成的那個已經自認不是人了
我果然只有聽的比較好(抽) 那麼…糟糕物在下XD

DMC廣告公司,保證大家滿意!
以下為三名社員代言之廣告。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我們社會上至大叔,下至正太也樂於為大家服務。

還有就是本日友人車褲時的物料問題XD
Photobucket
很正常(?)的拉鍊。
可是一用來的褲鍊…(噴)
三個人不停的下品笑不停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0 Mon 2008 00:43
  • 片段

目前腦中亂七八糟的靈感XD
收集收集。

DEVIL NEVER CRY
男公關XD
生理(抽)
腐女養成=口=
支配(抽)
妒嫉的哥哥XD

以上(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庭文…(抽)
想打人的請便(淚)

「喂喂,這是什麼東西啊?」
「別用東西來稱呼別人妹妹啊!臭大叔!」

安祖用手指指著尼祿懷中的嬰兒,很明顯的尼祿就是對他的行為和語氣感到不滿,但礙在懷中那熟睡的嬰兒他很明顯的把聲音放細。

千萬不要哭喔,威爾斯。
抱著嬰兒搖啊搖的,非常不符合他形象的好哥哥行為

「女孩子叫威爾斯?」
「那混球改的。為了不養出多一個我不但名字要相反,還要親自照顧呢。」
維吉爾看來真的很不喜歡你呢,尼祿。
安祖把差點出口的句子吞回肚子裡,他還不想頭身分家啦。
不過想真一點…

「說不想這小鬼像你…又給你照顧?他們人呢?」
維吉爾不可能會不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在裡面和奶粉掙鬥中。」
指了指廚房,安祖好像看到有些白色粉末飄出,還有夾雜了一些玻璃破碎聲。
這孩子的前途多難了,他想。
「有這種父親和那種大伯,你們一定很辛苦吧。」
安祖無奈的嘆了口氣,其實這孩子挺可愛的,要是個性長得不像這幾個長輩就完美的了。

「那混球是我們父親啦,雖然我很不想承認。」
「你說什麼?」
在安祖頭上出現了一個大問題,喂喂,你們不是…
「你們不是但丁的孩子嗎?」
「我們當然是但丁的孩子啦!不過那混球是我們的父親。」

「你們是拾回來的?」
疑問,是弟弟的孩子可是父親是哥哥?
那麼只有這可能了吧,大概。

「我們是但丁的親生孩子啦!!!」
用吼的吼回去,尼祿一時間忘了在他懷中的小寶貝。
明顯的給吵醒的小寶寶,眼睛睜啊睜的,好不可愛。

「啊,好可愛。」
安祖伸手想去摸摸孩子的臉蛋時,尼祿的臉突然出現了驚懼的表情,嗯,真是少見的表情。

「嗚嘩嘩嘩嘩!!!!!!!」
足以振破耳膜的音量直接衝入安祖的耳朵中,放於他面前那一只可愛的草莓圖案馬克杯應聲破裂。
「嗚嘩嘩!!!我的馬克杯啊!!!」
這是你的嗎!!!!!!以一個二十歲的青少年來說會不會可愛了點啊!?
仍然是無出聲的吐糟,這傢伙的脾氣和但丁一樣壞,一出口他就死定了。

掩著耳朵,安祖用最後的力氣說了聲告辭,近乎用逃的逃出DEVIL MAY CRY。
「對不起!!威爾斯…是我錯了…救救你不要再哭了吧…」
欲哭無淚的無力聲音從他背後傳出,他把心一橫的把DEVIL MAY CRY的大門閉上。

無可口非的,這兩個孩子都是但丁的種。
小鬼的性格像得不得了,這看來剛出來不久的小妮子的破壞力明顯就是遺傳自但丁,可是……
「什麼叫是但丁親生的孩子但父親是維吉爾啊……不明白…真的是不明白啊…」

「嗚嘩嘩嘩嘩嘩!!!」
哭泣的聲音再加上更多玻璃的破碎聲,安祖站在大門著倒抽了一口氣,他腦中正運轉著一種想法。
「要是我現在不把LADY找來的吧這橦房子會沒了的吧…」
他再次嘆了一口氣,要是真的嘆氣會令幸運流走的話,今天已經把他一整年的幸運掉失了,他深信著。
「才這樣小一只已經這樣利害了…將來一定是一個狠角色…」
輕喃了一句後他向著LADY家的方向前進,但丁在賺錢上是好拍擋,他死了可不化算呢!


後記:想打人想吐糟的請留言(淚)這孩子會是個腹黑腐女來的…信我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藍色粗框XD
旁邊有銀藍色十字架XD一說像棺材,二說像高達的盾XP
個人認為越看越像高達的盾XD
神秘的眼鏡XD
原本以為最快也要星期六日才有得拿XD
真快XD
BYEBYE黑色粗框XD
我爸FEEL不到這是新眼鏡XP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骸,要是我有什麼事…你要代我守護彭哥列。可以嗎?」
栗髮青年苦笑著,他看著面前那個靛髮的幻影輕喃著。
眼前的他沒有實體,他只是應青年的要求前來相見,他現在正於遙遠的彼方執行任務,為了他所愛的青年。
「你認為我會保護我最討厭的黑手黨嗎?綱吉。」
他輕輕的撫上青年的瞼,幻影的右手於青年停留,無法傳遞的體溫和觸感,帶來苦澀的感覺。
「可是我說的,你就會去做。不對嗎?」
無奈的笑了笑,那是復仇者開出的條件,他要是反抗身為彭哥列十代目的青年,他就會馬上再次被關入水牢。
所以他不會反抗,雖然那同時也是出於對青年的寵溺。
「你很清楚呢,綱吉。」
「因為是你的事。」
他苦笑,而青年也回以同樣苦澀的微笑。
「時間快到了呢,綱吉。」
「也對。」
他所在的國家現在是清晨,和任務開始的時間只剩下一點的時間,他不得不走了。
「骸,小心慢走。」
「我出門了,親愛的綱吉。」
他輕輕的在青年的臉上烙下了一吻,慢慢的消失於房間中。
他離開後,房間又回復了寂靜。
青年坐於那華美的辦公桌前,輕輕的嘆了口氣。
不安感於心中蔓延著,那是什麼原因?


砰!


胸口突然傳來的痛楚清晰得不得了。
『超直感真是準確無比呢…』
他露出了苦笑。
『還好,最後也見到了骸…而且也…拜託了他守護彭哥烈。』
他感到口中充滿了血腥味,連呼叫吸也是充滿著鐵鏽味。
他咳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他現在深切的了解到瀕死的滋味。
『真的好嗎?這樣子一個人的逝去。』
自心中湧出的聲音,對,他不是英雄,他只是個膽小鬼。
「骸…骸…我…」
他感到淚水慢慢流下,連同他的生命。
「對不起…我們…要下世…再見了…骸…」
他的淚落到那華美的辦公桌上,他不甘心的合上了兩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骸,我喜歡你。』
「綱吉?」
從天空傳來的輕柔的聲音,很溫柔,很奇妙的感覺,就像要消失一般。
「錯覺嗎?」
他輕輕的吻上了當成項鍊配帶著的指環,那指環是模仿大空指環而製成的。沒有任何的戰鬥力,但是代表了他所愛的青年,所以他不願意去把它放下。
「為你而戰,我的彭哥列。」


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完成任務之後的事。
他接到電話時心情異常的平靜,反觀電話另一頭的雨守,聲音抖振得不得了,就像是要把淚水都忍下來的似。
「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抱歉…」
『其實真正要說抱歉的人是我…要是我再多留一會。結果就會不同了吧…』
一整個通訊過程他都保持沉默,他最想保護的生命就他看不到的地方消逝。
他內心很平靜,平靜得超乎他自己的想像。
「那麼你就盡快回來吧,骸。」
他發現他完全沒有把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聽入耳中,也只是含糊的答一聲明白就算了。


結果他回去時已經是葬禮完結之後的事。
嵐守緊握著他的衣領,迫問著他為什麼不出席葬禮。他不作一聲的態度更令嵐守憤怒,一拳厚厚實實的打中了他的面頰,大概是牙齒撞到了口腔內的皮膚,口中蔓延出一股鐵鏽味。
「說話啊!我叫你說話啊!你是十代目最愛的人,為什麼你就不去送他最後的一程!」
近乎崩潰的聲音,嵐守的的確確是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敬愛他們的首領。
他仍舊的沒有說話,他的視線遊到那張華美的辦公桌上,那個人就是在那兒嚥下最後一口氣的。
他的嘴角慢慢的向上揚,你是用什麼表情面對死亡的呢,我親愛的彭哥列,我很想知道喔。
「你還笑!?」
他更用力的送上一拳,連同他懊悔的淚。

聽說第一個發覺的人是他,他急得不得了,緊緊的抱著只剩下微溫的青年跑了十多分鐘到醫療室急救。
他身上沾滿了青年的鮮血,氣急敗壞的樣子把身經百戰的夏馬爾也嚇到了。
不過青年還是反魂無術了。
他哭得比誰都更兇,他於葬禮上的付出比誰都更多,他的懊悔比誰都更多。
他後悔沒有留在青年身邊,他後悔沒法挽回青年的生命,他最後悔的是無法帶這個青年一生最愛的人去送他最後的一程。

「隼人,停手吧。」
「可是…」
雨守緊緊的握著嵐守那纖細的手臂。最近吃不好睡不好,你瘦了,用心痛的語調輕喃著。
他還是不作聲,就算是被嵐守毆打,和現在雨守的阻止。
他看著那兩人的交流,他也曾和這個人用相同的語氣說同一句話。
對。
就在他愛的青年第一次殺人的時候。


綱吉,你不吃點東西嗎?
不用了。我不餓。
說謊,你好幾天沒吃東西了。
我不餓,我想睡了。
我陪你好嗎?你一個人會造惡夢吧。
謝謝…
他把青年輕輕的擁入懷中,他感到青年在微微的發抖。
他嘆了一口氣,在他的額上輕輕的親吻。
有我在。我在你身邊啊,綱吉。你看你,最近吃不好睡不好,瘦了很多呢。
他帶點心痛的吻上了他帶著大空指環的右手無名指。


「要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用衣袖把嘴邊的腥紅抹去,他再次露出了他平時優雅的微笑。
對呢,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我答應了你要保護這裡的。我親愛的綱吉。
那個人總是在他快要走錯路時把他拉回正路,今次也是。

「啊啊…沒有綱的彭哥列,也已經沒法子束縛你吧。不過,答應我們,你不可以亂來,你死去又是再次被關入水牢,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雨守輕輕的架著正想出聲罵人的嵐守,認真的向他要求答覆。
他嘴角上揚的幅度變得更加大,他向著大門前進。
「我只會聽綱吉的說話呢,我沒有義務去回應你們的問題。」
他打開了大門,不帶一點留戀的離去。


「你好,白蘭大人。我是入江大人派來的新人。我叫里歐。」
他露出了天真的微笑,這名字的主人早已化成冰冷的屍塊,沉於大海中。
「是嗎?多多指殺呢,里歐君。」
他化成了年輕的青年假冒名叫里歐的老人,目的不就只為了那兩個嗎?
復仇和保護彭哥列。
面前的那個人正是下令殺害他所愛青年的兇手,只要下手就行了吧。
可是不行喔,我答應了綱吉要保護彭哥列喔。
現在殺了他只可以復仇達不到保護彭哥列的目的。
忍下來喔,六道骸。
「你可以幫我把那些花插起來嗎?里歐君。」
笑得人畜無害,只看外表實在看不出他就是黑手黨的首領,這點他的綱吉也一樣。
「好的,白蘭大人。」
他假裝心情良好的哼歌,他手中的曼陀羅花就像是知道張會發生的事情一樣開得燦爛。






「六道骸君,你知道曼陀羅花的花語嗎?是變裝喔。」
眼前人仍舊的笑得人畜無害,他雖然已經滿身是傷,但仍用他那優雅的笑容回答眼前人那自問自答的問題。
「當然知道呢,你剛才就已經說過了。」
他挺直身體,用叉子作出攻擊,可惜,還是被那傢伙擋下。
「你還有力量攻擊嗎?彭哥列的守護者真是有趣呢。」
笑意更深的笑容,又是一下攻擊於他的腹部,他從口中吐出腥紅。
那是很久沒有感受到的感覺,對上一次是第一次和他所愛青年戰鬥。
滿口鮮血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受,他想。
強行的把身邊撐起,可是對方又再一次的把他打倒於地上。
「有什麼理由令你對彭哥列那麼忠心呢,骸君。」
帶笑的聲音於他聽來變得遙遠,他口中不知為何的吐出了他最愛的人的名字。
「綱…吉…」
「為了愛,為了並盛中2年A組的澤田綱吉君嗎?」
他輕笑,可以去見你了吧,綱吉。
他近乎放棄的閉上兩眼,心中想著他最愛的那個人。
接下來,拜託妳了,庫洛姆。保護他,保護綱吉。

「骸…大人…」
半昏迷的庫洛姆無意識的輕喃著他的名字,靜靜的落下了淚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以為是成績單。
點知係叫我去會拿成績單的通知單=冊=
過份(泣)最少告訴我我合不合格啦(泣奔)
十號拿呀…
還有很久呢XD

近2800字的6927(羞)
我明明不是很愛6927的為什麼我會那麼用力寫(羞)
用來75骸的文啦XD
59打了兩大拳
白蘭攻擊了N久XD
我明明好愛菠蘿的嘛~(哎呀好羞人啦XD)
近得下品人多我也下品了嗎XD
下品王道!下品萬歲!!
草莓四角褲同草莓檔布是好物(羞)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