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想買啦….HACK//GU 的BLBLUE RAY DVD…
不過沒根說什麼也沒用ORZ
先把東西賣出去再說吧啦(菸)
game我想沒問題…f.a的TC就難說了ORZ
一兩張也好賣出去吧(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名是Meet the Spartans.香港片名一向都不太對題的XD
好GAG好GAG笑足一小時的GAG片XD
腐女看會感受更深的笑卡。

男人和女人打招呼是撃掌。
男人和男人是深吻XD
在看的時候男男女女都說噁心時,我們一行五人中的其中四個已經XD到不行了XP(其中一個是男生嘛XD我看不到他有沒有在XD啦)
四個快XD到死的腐女(心)
再說這東西的BL成份好高,笑料也足~
是一套好正的笑片。
大推大推!

YAHOO影評好像不太好…不過我笑得好開心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說雙子和雙重人格是我的菜啦(羞)
00點中萌穴了XD
ハレルヤ同アレルヤ萌死我啦XD
S與M,鬼畜攻啦(扭)
同DMC雙子同類啦(巴)
努力追下去了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10月6日。
某個人死了。

「他無限的可能性就此失去了…」
校長的說話一句也無法進入SEES成員的耳中,什麼的暴力事件都是謊話。
真實就只有他們知道。
真田對於自己的冷靜感到驚訝,死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朋友,
也是自己最愛的人。
沒有哭,淚水一滴也沒有流出。
哭過不停的風花比起自己更加像是他的戀人。
苦笑。
一切都是夢,醒來後一切都會像平時一樣。
知道的,
自己是知道這一切都是事實。
只是… 自己不願意去接受。

上課也是無法集中,
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出小時候的影像,
還在孤兒院中的自己,妹妹,還有真次郎。
幸福的過去,令人懷念的日子。

「我會陪著你的,明。我會陪著你的。」
失去妹妹的那段時間,是他陪著自己,令他可以再次站起來的人正是真次。
アキ ボクハキミカスキヨ
那時他說的話都不太記得了,就只有小時候他安慰自己的話記得最清楚。
那個已經無法完成的誓言。

他知道自己很愛他,他也很愛自己。
他為了自己加入SEES,而自己為了他想要變強。
結果是這份感情把他推入深淵嗎?
他暴走殺害了天田的母親,結果現在也為了天田而死。
這是因果報應嗎?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荒垣可能不會加入SEES,那現在的一切都可能不同了。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他就不會感受到他那窩心的體溫。
他很貪心。他知道要是他不加入SEES就不會死,可是他還是很慶幸他能在宿舍中過了那年多的半同居生活。
他的確貪心。

下課後失神的走到禮堂中他的遺照前,看著那張照片,他不禁自言自語的去抱怨很多的事。
「就說多拍點照的吧,這張都不好看…」
「你自重回宿舍後都沒為我煮過一餐飯…」
「你就不可以留下一些你存在過的証明了嗎?」
他的身影太薄弱,他活的時間太短,他不想再傷害別人。
他就像自己的影子,像是要人記不起他的似。
「我不想忘記你。我不想。」
從遠處傳來的柔和的鎮魂曲,像是在安撫他的心靈的似,把他心中想說的話全都引出來。
我們的領袖真是個好孩子呢…真次。
他輕輕的笑了,合上了眼睛,他於心中描繪出那的形象。
「我呢…會繼續走下去…」
「代替已經無法走下去的你,幫你走下去。」
心中的決意伴著琴音,一點一點的流出,他轉身離去,面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會代替你補償天田的,所以你就放心在彼岸等我吧,真次。」
他離開了禮堂,看到了剛才還在拉奏的身影。
那個藍色的身影微笑著走近他,那個人拿著小提琴,輕聲的問了一聲。
「你沒事嗎?真田前輩…」
「多虧你的琴聲…舒服多了。謝謝你,久遠。」
他輕輕拍了拍他暗藍色的髮絲,臉上掉著滿足的表情。
「前輩。」
「什啦,久遠。」
「我覺得…荒垣前輩其實是很想完成和你的約定的。」
「啊啊,我知道。」

因為我也是…就算死也想完成和他的誓約。

「好了,我們回去吧!」
他用力的拍了他後輩的背部,笑著的向著宿舍的方向前進。

後記:死別5題完了ORZ
很怪的一篇文囧
由開始到結尾花了N個月才寫完ORZ
久遠是主人公的名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衛的兩科都當了= =
我開始很討厭上他堂了= =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WIKI看到的(抽)
不要打我啦XD
要看就按下去吧……


コンドームメーカーのDurex社の調査によれば、世界で最もよく行われる体位は騎乗位で全体の29%。
続いて後背位が28%、正常位 (正しくは通常位、対面男性上位) が20%となっている。

大家也愛騎乗啦啦啦啦(抽)

只是說這個而且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色是純潔的,白色是夢幻的,正因如此才不適合我們。


冬季獨有的寒冷溫度伴隨粉雪降下,他只是坐於窗邊遠望雪景,沒有作出任何的動作,他,只是在看。


他不討厭雪,可是也不喜歡。
它太潔白了,白得令人懼怕。


小時侯他最喜歡要兄長和父母陪他去玩雪,那記憶都已經失去色彩並且封塵了。


維吉爾,你看!這是我弄的雪免喔!
我知道了。不要滿身是雪的撲上來。冰死了。


那是他們享有著無知的快樂。
不知道分離的悲傷,不知道殺戮的滋味。
就尤如白玫瑰一般的雪白。
父母的離去,和兄長的決裂,為了生存而開始的工作,為他的世界染上了鮮紅。
腥紅而苦澀的罪惡色彩。


他有過無法成眠的晚上,惡魔的咒罵聲於他耳邊不停迴響。

背叛者…
那個背叛者的血緣!

你也是惡魔!總有一天你也會被人類推上刑台的!背叛者!


到最後,他麻木了。

他還是會聽到那些咒罵聲,不過他已經沒感覺了。
背叛者。
幾乎所有惡魔都是這樣的稱呼他的父親。
這名字就如同他父親其中一把愛劍的名字一樣。
嘛,被這樣子叫也沒法,父親把它留給我了。
它是指雷比利翁,也就是他的反逆者。
那個總是和母親一起用微笑著用溫暖目光守護自己和兄長的人,是用什麼表情去獵殺惡魔的呢…
而他又是否有想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才打大劍官上反逆之名呢。
不過人都已經不在了,那答案也永遠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你還真把麻煩的名字也留給我呢,臭老爸。

他輕笑,把目光轉回房中。
桌上那花瓶中的白玫瑰開得正燦爛,他不知道那個人喜歡花,也無法想像那個人用那冰冷的表情去買花的情況,更加無法了解為什麼他要選白玫瑰。
他不適合白色,那是他自己知道的,他不是死者,這是事實。
那他送花的理由是什麼?
他真的猜不透。


「要是送花的理由的話,只是想說你是我的白玫瑰而已。」
他望向聲音的來源,那個人坐在沙發上優雅的看著書,就像是會讀心似的,把他心中問題的答案說出。
「我們不適合白色吧。」
「和我比上來你還真是適合得不得了呢,再說。花語也頗合呢。」
他放下書本走向窗邊,他跪在他面前,輕吻著著他右手的無名指。
「這雙手上的腥紅全都由我承擔,你只要保持潔白就行了。My Dear White Rose , Datne.」
他感到有一股熱度由無名指直升上面頰,他相信現在自己的面一定是滿面通紅的吧。
他用微微振抖的聲線去回答那個每次也令他羞紅的人。
「If you want , my dear brother, vergil.」



白玫瑰 --天真。純潔。


後記:
又是一篇莫明的東西(汗)
又是一句。系列(?)物希望不成坑啦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其實是我打那只糟糕GAME後但丁送我的詛咒!?
坐枱機-ie時死時不死囧,bt0.70以上使用不可…機速緩慢。
notebook-keyboard不好打字orz office比人lock左囧

不過就算office比人lock左打文都是用notebook…囧
因為機比較快同上網比較定…
再說…
在搬東西時看片聽歌也沒問題啦!!完全不lag!
我太感動了vv
很好很強大XD希望它三年後還可以令我滿意!(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續兩天給好朋友的SMS叫醒=_____,=
大姐你是不是要報復我二年前去CAMP天天MORNING CALL你啊(巴飛)
雖然我知道不是XD

然後昨天得出來的結果就是NERO小混混化XD
這小子一定有玩過女人(巴)
然後男人只有4但一個XD
「就算以前我和多少女人有關係也好,從今之後只有你一個。」
他一定會說的。(猛抽)
呼…XD
我家的NERO是腹黑S啦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筆記…有加也會有減… 
這系列東西多是惡搞的了吧(合掌) 

但丁:
母親。目標是成為一個令孩子自豪的母親,可是明顯兒子的母控控得太過份已經把他當成神了。
說真的不太會照顧小孩,尼祿嬰兒時期多數也是LADY幫忙照顧的。四代第二胎懷孕中。
懷孕期把工作都停掉了,可是兒子還是要自己去接回家。
老是成為兄長和兒子的磨心,因為總是借故跑到酒場避難。不過總是很快被人抓回家。

維吉爾:
父親。明顯地對兒子存有敵意。對於自己在兒子六歲才知道自己成了別人爸爸的糟糕爸爸。
打從看到兒子那一刻就對他有一種不可言語的莫明感,老是和他拌嘴,只有在尼祿睡覺時才會對他好。
口是心非一號,對於兒子對使用日本刀有興趣,就借刀子不好用的名義送了一把特製的給兒子,就算兒子偷拿閻魔刀去用也會裝作不知道。
對於但丁懷上第二胎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但非常的高興緊張,聽說於發現懷孕的那一天已經想好了孩子的備用名字男女各十個,而且每天也在增加中。

尼祿:
大兒子。母控。於十七歲開始成為不良少年(笑)。會抽煙會喝酒。身心健康的十九歲少年。
小時侯有疑惑過為什麼自己沒有父親,於六歲初會父親時已經和父親結下仇怨。
口是心非二號,於四代前三個月和維吉爾吵/打了場大架,於是就拿著閻魔刀離家出走去把祖父當神的教團去。
打飛對母親有不良企圖的教皇後就心不甘情不願地給但丁和維吉爾拉回家。
和姬利葉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把她當成姐姐般看待。當然,也把古利特當成哥哥般看待。

威爾斯:
小女兒。心思細密的好孩子。有點兒男孩子氣,長得比較像但丁。目標是成為像父母般的惡魔獵人。
二代時大約五歲,興趣是看書。武器是大劍和鐮刀。總是在用雷系的兩把魔具。槍械多是便用掌心雷作接近攻擊,雙槍則是只於遠程攻擊。
以LADY和翠絲的說法就是一個在全男班家庭中成長而且被捧在掌心的孩子可以長成這麼一個好孩子真的奇蹟。
當然,如果不計上暴走的時候。
衣著以白色為主,留長髮,在半夜行動有被誤認為鬼的經驗。
魔力在同齡的惡魔中可以說上是強,可是因此經常因為情緒失控暴走。成為新一代破壞王。
以維吉爾的說法就是現在魔力成長得快多大幾年就可能會減慢的了,所以一家對她暴走也沒什麼的擔心。

唯雅:
維吉爾借故送給尼祿的日本刀,於威爾絲開始習武時變成兩兄妹共用的武器。
名字是尼祿改的,目的是借故諷刺維吉爾。
名字的意思是唯獨我雅,也就是世上唯一的優雅的意思。
刀身是由混合了聖水的金屬所製,對惡魔非常有效。
但如果不小心刺傷自己,傷口不花上一時三刻也癒合不了,所以可以說得上是雙刃刀。
聽說尼祿試過刺傷維吉爾,不過是不是有心的就不知道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寫完ML後同友人MSN馬上錯字多N倍。
ML果然很強大。
又說好人區又要入齋戒期了。我期待齋完後ML本人出現XD以上!(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慎下!!!
懷孕生子劇情!!!!
還有…我家的NERO是VD的兒子…以上(合掌)




那只溫暖小手握着指尖的感覺,一生也忘不了。

被告知腹中孕有另一個生命時,沒有生氣、沒有驚訝,只是呆然了一會,也就接受了。
身為男人卻孕有了胎兒,他不感到奇怪。
他們是半魔,半個惡魔,那位妖豔的女惡魔說過,惡魔生殖的方法和人類大致相同,不過對他們來說,生殖是無分性別的。
那個人擁抱自己的記憶都已經變得曖昧,唯一代表那是真實的就只有日漸沉重的腹部。

他乾脆的把工作都推掉,留在家中等待新生命的誕生。
他對自己的力量有信心,可是他於這刻不想去冒險,他不想失去和『他』結合的真實感。
那時他說過沒有力量的人保護不了自己,他現在也得認了。
他沒信心可以用現在的身體保護自己和腹中的生命。

他總是輕撫着自己的腹部,淡淡的笑着,腹部的動作一次一次牽動他的感情,他感到那個人還生存着。
大概是雙子的牽絆、又或是那孩子告訴他的。
只要他還活着就總有一天能見面,他是知道的。
再說半魔也沒那麼容易的死去,總有一天他會回到這兒。
他和這孩子的身邊。

腹中那塊肉日漸的成長,見面的日子也到了。
腹部的疼痛帶有幸福的感覺,和他相連了十個月的生命得和他見面了。
排出身體的生命是個男孩,那孩子的哭聲非常的響亮,是個健康又和兩親相像的孩子。

抱着那孩子,他笑了。
眼中湧出淚水,這是他們的孩子,這是他們相愛的認明。
那孩子握着他的手指,暖心的溫度充滿了他的心,他滿足的笑了。
『你的名字叫尼祿喔,多多指教啦尼祿。』
用他們同類喜歡的顏色為他們愛的牽絆起名。
維吉爾你也同意的吧?但丁緊抱着懷中的孩子,暗暗的想着。

後記:
用了一堂閃出的東西。這位慈母不是但丁吧囧
早了N久的母親節賀文喔喔喔喔(猛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閃不同彼閃。香港的COS界本身已經多事的了現在加上那位小姐(?)就更加多了。
我不歧視同性戀呀易服呀那些東西,你不犯我不犯你。本人沒見過他真人,也沒刻意去看相。
不過這星期也真的忍不住了。去留了言。有認真的。也有插他的。

版主都說有什麼「私下」去解決。你開個新ID來為自己抱不平,插一個不知道是不是犯人的人。
很好玩嗎?不過開新ID擋箭是個好方法,不過不是這樣用的吧M先生。
那麼多人不喜歡你,你是不是應該去反醒一下你自己做了什麼令人反感?
試問一個上司又怎會因為你的個人資料外洩而炒了你?
那些相片令人作嘔就是真的。
別人陳先生也只是因為相外洩而被發佈。
你呢。
自己放上網給人看。
別人發現後指責你。
你又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我COS也不是出得好,我不會評論你的COS是好還是壞。
我只是想說你的人格真的有點兒問題。


請各位朋友,路人不要把這篇轉出去。
這是發洩用,千萬不要轉去好人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是去死去死節=3=
早上賴床遲左個半鐘返學,嘛…四小時遲半個鐘還不到一小時(巴)
回到學校就收到唯一的巧克力XD

證明是高級品的包裝(巴)

獨立包裝喔呵呵XD
不太甜的不錯XD反正我牙痛啦最近XD
多謝式XD
給式的回禮是6927本X 2。
便宜的那本比較好看,有寫是6927的那本反而有1827的內容…真是XD
證明了便宜不一定不好
坐完2個半小時還是想不出欠了一年RC的情節,只好去吃飯散步XD
2小時的午飯吃完會去又一散步快成習慣了XD
第一個去的地方是PAGE ONE XD
沒有什麼想看想買的書,行了一會就跑去看英文漫畫的書櫃了。
居然給我看到………

喔喔喔喔!!!
新的DMC3漫喔!!
之前一直都只有破破爛爛的一本放在那兒嘛=口=
看了看價錢,97元一本。
好貴囧……
日版6XX日元也只是7X一本吧…<---11算
再說英文我也看不懂,又說昨天才又去訂了一次日版。
也就兩手空空的走掉了XD

再跑到香港唱片去。
喔,00的OST還在喔不過一直也沒打算買,連看也沒開始看(巴)
看到鄧麗君的新CD(復刻)良心發現的買了送給老爸=口=
115元3CD…好便宜(淚)OST有那麼便宜就好了…
爸回家後還問我「你那兒買的?」
膠袋上的字看不明嗎囧

最後一小時的課是私隱課。
果然又是閃卡事件囧
不過沒聽在用手機打文就是了XD
偽VD 2小時寫完。也有600字喔(合掌)
RC的寫了3百字左右死機(泣)
趕得出太好了(淚)
然後手機的選擇鍵掉出來了囧
要小心對待要是不見了會好難按的啦啦啦啦(淚奔)

下年去死去死節是同人本交換啦XD
不過都是5月那天先吧(抽)
式~我們又來交換吧XD
今年真的要寫生日賀文啦(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一口氣全文補上!!



十年。
兩人相識的時間。
正確一點是十一年。
因為在未出生時就已經知道對方的存在。
詛咒。
因為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命。
一生都要背負血腥的命運。



孽緣。戀人。
不相關的字詞。
明明就是不相關。
為什麼會變成相同的呢。



十年。
用了十年來了解你。
用了十年來愛上你。
詛咒。
會因為愛而解開。



閉上眼睛。
不同以往看到血泊的影象。
看到的是你的美麗的金髮。
陽光般的金。
海水般的藍。
它們不知不覺中取代了黑。
成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顏色。

「コラ。利邦。你看,下雪了。」
你伸出手去接著飄雪。
輝金配上純白的雪。
令我看得異常著迷。
「對。是雪。」
有一段頗長的時間。
很討厭雪。
討厭它們的冰冷。
討厭它們的寂靜。
可是當和你在一起。
一切一切都沒關係了。
雪白令你的金髮更加耀目。
寂靜更能襯托出你的開朗。
愛雪。愛你。
緊抱你。
永不放手。
「明天是情人節。
我們交換禮物吧。」
無視你的不滿。
吻上你的唇。
期待明天的禮物。

「可惡コラ!!利邦這混蛋!!」
腦中沒法子把下午的事整理。
親吻。雪。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
「可惡的利邦!!難得一天的假期卻要我準備什麼禮物…死吧コラ!!」
把枕頭當成戀人。
狠狠地潮它攻擊。
連身為拍檔的菲爾可也看呆了。
整理羽毛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用力的把枕頭丟到牆上。
枕頭以完美的角度反彈向菲爾可休息的木架。
「嗄!?」
菲爾可給突如奇來的攻擊嚇了一跳。
急急忙忙的飛往主人身邊。
嗄嗄嗄的叫了幾聲以示不滿。
「菲爾可。」
稍為冷靜下來的他叫著拍檔的名字。
疑惑的問道。
「我要送什麼東西給利邦コラ?花嗎コラ?」



碰!!
菲爾可告訴自己。
這是因為自己那天然得可怕主人的無心之言害的,
絕對不是自己沒平衡感也不是飛太久了不會站。
慢慢的飛回原來的位置。
開始回答主人的問題。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那是在上面的人送的。只可惜你是被壓的那個!
一針見血的說出主人心中的痛。
沒錯。
他是一只受(大心)。
而他家的攻就是那個愛耍浪漫嘴巴上有一公升蜜糖的超.一流殺手利邦。通稱鬼畜邦。
「那你說我可以送什麼呀コラ!!那混蛋什麼也不缺!!你不是要我做巧克力吧コラ!!」
給自家寵物說中了心中的痛。可樂尼洛不禁咬牙切齒的說著。
明明大家也是男的為什麼我要被壓。
明明只是孽緣為什麼會變成戀人。
最重要的一點是……
為什麼千不著萬不著自己要喜歡上他啊!!!
忍不住的又往枕頭用手的打了一下。
氣死人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主意不錯。不過你也不想做這種少女的行為吧~
無視主人的狂抓。
不…正確一點是習慣了。
自從主人和有孽緣的利邦交往後。
這種事就和吃喝一樣的普通。
幾乎每天也會發生一次。
不過,
本人在狂抓完往往就會和戀人和好,
甜甜蜜蜜的過。
唉。
見怪不怪呢。
菲爾可想。
「那你說要送什麼コラ!!」
的確是不想像小女生那般送巧克力(酒心)。
可是腦中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好送。
衣服。
那人總是說他沒品味。只穿軍服。
槍械護理用品。
很實用。但不是情人節應該送的物品。而且送了一定會說他不懂情趣的。
日常用品。
那傢伙的日常用品有綱提供,而且他最重要的日常用品只有香煙。
苦惱。
可以送什麼呢。
不要像小女生要有品味又要有情趣。
真難想。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送你自己出去吧他一定很喜歡~反正你送什麼他也一樣高興的。
好整以閒的說出爆炸性發言。
反正說是寵物不如說是惡友比較好。
阿龍和利邦也是這種的相處方法。
「你想死嗎コラ?」
高舉枕頭作出攻擊姿態。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不是不是~反正想不到。出去找找看吧~
飛到主人的肩上。
用頭部示意主人外出。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去散步吧コラ。」
口中雖然不滿。
但仍然在穿上外套後步出房間。

在白雪的洗禮下西西里島不同於平時黑手黨橫行的面貌,
變得寂靜和平。
連步行在街道上也有重生的感覺。
一想到重生就想到同名人士的要求頭又開始痛了。
「買什麼好呢…コラ。」
漫無目的的在街上步行。
街旁林林種種的店舖都因為明天的節日放出了很多精美的商品。
可是就是全都看不上眼。
多精美的精品也好也冇法吸引他的注意。
店舖中滿滿的女生其實亦是一個原因。
可樂尼洛的自尊不容許自己進入一間滿滿是女生的店舖。

「喂,小朋友。要不要跟大哥哥去玩啊?」
幾個穿著頗為光鮮的青年團著可樂尼洛,
用玩世不恭的口氣說出泡馬子的說話。
明顯的就是不知名的富家公子。
「我沒時間コラ。」
以平靜的語氣說完就轉身走。
一來自己不是女人但給男人泡令他很不爽。
二來要是找不到明天的禮物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真的是不知道。
只要一想到要是利邦收不到禮物會做的事。
可樂尼洛就打從心中發寒。
「可是我們有呢~」
「不可以走呢~」
「和我們去玩吧~」
青年們仍然不放棄。
持續的死纏。
「你們………」
忍耐畢竟有限度。
而且可樂尼洛的耐性並不屬於很好的一群。
現在他已經是瀕臨暴走了。
「啊!條子啊!」
「糟了!快跑!」
略為偏高的聲音一喊出條子兩個字,
男人們就一窩蜂的逃走了。
「喂。幫了你。給我報酬吧!」
「還是沒有變呢你。瑪蒙。」


黑色的過眼斗蓬,滿口的金錢交易。
的確是藍色的阿爾柯巴雷諾的瑪蒙。
「沒變?才兩三天不見。會變才怪。」
略有不滿的語氣,不過下一秒就轉成諷刺的語氣。 
「喔喔~你在這兒幹什麼~?難不成是買巧.克.力~?我可以介紹你一款利邦會喜歡的。」
「多事!你才是來做什麼的!」
先不管瑪蒙是如何得知利邦的喜好。給諷刺的可樂尼洛決定先反擊為妙。
「當然是買包裝用品吧。巧克力還是要自己做才有意思吧。」
瑪蒙自傲地把自家製作的巧克力向可樂尼洛展示。
一面亦不忘說著我看你還是買比較好反正你站在女生群中也不會很顯眼之樣的說話。
令人火大。不過瑪蒙那開玩笑式的諷刺比起利邦那種。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瑪蒙是會適可而止。
而利邦呢?
他是那種非得把你氣死不罷休的人。
自己也有不少次被他氣得半死,
可是每一次也給他的甜言蜜語說服。
總是感到會喜歡他的自己是呆子。
「那,你還在做什麼。不快一點去買コラ?」
沒記錯這店鋪也是非常有名的。
不快一點就沒貨的了。


「早就買好了~最便宜的那種。」
「果然。比起人類你還比較愛錢コラ。」
嘆了一口氣,嘛,自己也是知道的,瑪蒙就是這種人。
「反正內在比較重要,再說心意補救,更加可以為人留下回憶!」
你果然沒有情趣,瑪蒙又再下一擊。
「就是那個コラ!!謝啦瑪蒙。」
不過可樂尼洛就像是想到什麼的大叫著,他緊握瑪蒙的手,道謝後就奔進商店,只留下了一面汗顏的瑪蒙呆立原地。


「啦啦啦~」
買到想買的禮物,可樂尼洛的心情變得十分良好,笑容滿臉的哼着鼻歌,向和利邦約好的地方前進。
菲爾可只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昨天還苦惱得不得了,怎麼今天卻成了一副幸福少奶奶的樣子?
人類真是難以令人明白,牠心中暗暗的想。
「喂,利邦!這兒啦コラ!」
大聲的呼喚着戀人的名字,可樂尼洛用力的揮動雙手。
利邦含笑的向他的方向前進,他手上拿着的一大束豔紅玫瑰,加上天上降下的粉雪和他本身俊逸的外貌,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當他把手中的玫瑰交到可樂尼洛手上時,可樂尼洛的臉不禁紅了起來,一方面是因為收到那麼多的玫瑰,另一方面是因為旁人的目光。
旁人射來的驚訝和羨慕的目光刺得他很痛。
「怎麼啦,不喜歡玫瑰?」
不過身為男人送這個是很當然的,他加上了這句。
可樂尼洛搖頭,他並不是討厭玫瑰,只是身為男人捧着一大束花有點兒丟臉,不過念在利邦也是一路上捧着過來,他也不好意思說不要。
「一共九百九十九支,你可以數一下。那麼,你要送什麼給我?」
輕輕的撫上他漲紅的面,利邦笑着的去期待他的答案。
「這個コラ。」
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青色的包裝加上黃色的絲帶,代表他們的顏色。
「可以打開嗎?」
他輕輕的點頭,表示可以。
「相架?」
箱子中的是一個玻璃製的相架,簡單的設計配上琉璃色,有一種珍寶的感覺。
「你都不拍照呢コラ,最少也留下一張的回憶啦!」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輕聲的加上了一句多虧毒蛇他才想到送這個。
利邦的笑意更深了,他本身還有另一份禮物,可樂尼洛送的這東西也許是剛剛好呢。

「可樂。把手伸出來。」
他左手握着他的右手,用右手輕輕的把某東西套入他的無名指中。
那是一只銀製的指環,上面有一顆小小的黑曜石。
金屬製的指環明明是十分冰冷的,可是可樂尼洛就只感到身體很燥熱,臉蛋就像要燒起來一樣。
「這個送你。不要用來當頸飾,會比真正用途更危險的。」
他低頭輕吻着可樂那套上了指環的無名指,含笑的輕輕的說道。
「帶上這個和我拍照吧,我的小可樂,我唯一的伴侶。」
無視對方那呆滯的表情,他狠狠的吻上了那可愛的雙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學後彈到信和訂東西了XD
2X樣東西下了1000元(巴)有800元是之前訂東西沒貨的=口=
那算上來今天只花了200去訂東西吧\>口</<br /> 之後去左三一看同人。喔喔…上眼的幾本又不捨得掉錢下去=3=
不過最後都是買左幾本,因為要買比人當情人節禮物結果就忍不了orz
結果去左買兩本H受的REBORN合本(台D版)好X多山雲…
原本就打算去買法米的XD不過買了回家有意外驚喜=____,=

回家一打開。馬上尖叫!!!!!
喔喔喔喔!!!!!!!


是小少爺喔喔喔喔喔喔!!!!!!!!!!!!
我知道有dmc4的海報才去買結果有多小少爺的螢幕清潔電話繩!!!!!!!!!!!!!!!!!!!!
這98元花得太值得了啦啦啦啦XD(巴)
要是早一點發現可能式打電話來時已經聽到了我在尖叫啦XD
你時運高啦式(合掌)
海報是封面的圖有愛的火花的ND喔(喂)
其實我很喜歡無限魔人NERO的圖啦XD
官方出桌布啦~
不然出設定集吧=3=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大叔。這些東西從那兒來的。」
尼祿看著眼前的景象,只感到不可思議。
但丁口中咬著麵包,手上拿著手把,目不轉睛地盯著高清電視。
在電視前放著的正是以高價錢聞明世界的某部遊戲主機。
「我買的不行喔,臭小鬼。」
他回頭望了一下尼祿,眼神訴說著不滿,不過馬上又把心神重新的放到畫面上。
「以你的財政狀況,大概要賣身千多次才買得起吧。」
他想了一會後,以極度認真的神情問到。
「大叔。你賣了多少次?」
「我就不會認真工作買下來嗎!?原來你們是這樣看我的!」
尼祿露出了一副就是如此的表情,害但丁一下忍不住就把手中的手把用摔的摔到他臉上。
「好痛啦大叔!呃!會振的?」
「對!這不是跟機送的便宜東西!這是外買的振動手把!」
但丁得意的笑著,而尼祿則是略有所思的看著那手把,過了一會他握著但丁的手,神色異常地凝重。

「大叔。」
「唔?」
「你真的沒有賣?你要賣也賣給我嘛!來!我來幫你消毒!」
「你想做什麼!?喂!」

只見尼祿用右手壓著但丁的手,狠狠的撲了下去。


後記:其實這是前言:D正文是おまけ(巴)那女人是誰大人心照啦XD










おまけ(心)

「結果那東西是那兒來的?」
尼祿一面滿足的含著香煙,沒有點燃,大概是不想不抽煙的但丁嗅到煙味吧。
「我不是說過要抽煙就給我滾出Devil May Cry的嗎!小子!」
「我都沒點煙算是讓步的了。大叔。先答我才說。」
把完著剛剛還含於口中的香煙,尼祿的心情看來異常的愉快。
「切,有個自稱我的粉絲借我的。那女人買了我們主演的那只游戲的亞版後氣得半死。買回日版後,賣出亞版前想說先給我們評評亞版是不是偷工得太過份而送來的。」
「喔喔,那麼你的感想呢?」
「一,就算是貧窮如我也不會印黑白說明書。」
「這年頭還有黑白說明書的嗎?我以為都絕種了的說…」
嗯,遊戲的確是不見有,家電倒是還有一點。尼祿自言自語的唸著。
「二,黑白也算了。一和日版比上來,設計一整個不美觀。而且內容也好像比較少。」
「第一印象也做不好…小心有人一看說明書就不想玩啦。」
「所以那個有中度收集癖的女人才花多四份一的金錢買回日版啦!」
「喔喔,那某程度上那女人的收集癖也挺利害的。你要小心你的內褲啦大叔。」
「你放心好了,會偷的人就只有你。」
不…當你多大幾年她就會去偷的了…尼祿於心中默念。
「那麼有三嗎?我不認為一本說明書可以令人如此的不滿啦。」
看著半坐於床上的尼祿是如此的有精神,但丁心中千千萬萬的不願意承認他的確老了。
才滾了一次床單就快爬不起來,那小子仍那麼的有活力。
真令人不爽。
「三是沒有彩虹的主題曲。日版有,亞版沒。真是的…明明是那麼好聽的。」
「你是彩虹飯嗎大叔,抱怨這種事。」
「說不上了飯啦,挺喜歡他們的歌而已,我的手提也是用那歌當鈴聲的。不過多數還出現人聲前已經接了就是啦。」
但丁亮出了手機,它是暗藍色的,是摩托羅拉一年前的形號,機上還掛了一條紅色的電話繩。
尼祿看到了那手機後,暗暗的笑了。
他在心中暗暗的想到可以如何用但丁的手機來好好的惡作劇一番,誰叫你不給我抽煙啊大叔。
「但丁,原來你是如此的愛我的嗎!?」
用力的裝出感動的臉,尼祿緊緊的握著但丁的手,而但丁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你打到頭了嗎小鬼。」
「還在害羞嗎大叔,藍色和紅色不就代表我嗎?你愛我愛得連手機也要暗示,不要否認啦。」
「代表我和維吉爾不行嗎,笨小鬼。」
你猜我就會想不到你會這樣反駁嗎,尼祿的嘴角微微地上揚,他早就想好如何去曲解那手機。又怎會給你這反駁嚇到呢?
「你哥是鮮藍喔。我才是暗藍。再說你的牌子第一個字是M,你一定是想告訴我你是M了。」
「你…!」
這下只但丁真的想不出任何反駁的句子了。
「來吧,讓我們多來一次愛的交流吧。順便滿足你的M慾望,我的S性格。」
結果,最強的惡魔獵人看來是要和床合體幾天。

再來一次後記:
不好笑的KUSO囧。
手機的原型是我的。
買時不是想著NERO買的(認真)
當然手機繩也不是因為但丁掛上去的啦XD
是因為拉比兔(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蒙。我喜歡你喔。」
金髮的男孩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小嬰兒,男孩笑得詭異,嬰兒則是面帶不悅的嘟起了小嘴,緩緩的吐出了一句。
「抱一下,一萬美元。」
「要是你肯給我抱的話,再多十倍我也願意給喔。因為我是王子耶!」
「好的。那每分鐘十萬美元,成交。」
小嬰兒滿足的給男孩抱著,男孩也知道嬰兒所滿足的並不是他的體溫,而是他付出的金錢。
「要是有一天你願意免費的給我抱就好了…うしし」
「等到我死的那天吧。貝爾。」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
已經成長的小嬰兒…不…是小孩,跑到了他的休息室。
他並不驚訝,大概是小孩發現了他所做的惡作劇而來收取補償金吧。他想。
他在這些年中給小孩的金錢數以十億美元,可是他不介意。
他是王子,多多的錢他也給得起,華利亞的薪水也不低,給瑪蒙的錢還不及他這幾年薪水的一半呢!
「你太寵瑪蒙了!」
這些年來這句話幾乎每星期他也會聽到一次,他自己是知道的,這孩子心中就只有金錢,對這孩子來說他只是其中一個金主。
可是他不在意,他喜歡瑪蒙。他只要瑪蒙一個,就是因為瑪蒙只在意金錢,所以他才會當金主。
只要瑪蒙的眼中有他的存在就好了。
瑪蒙不會給他愛,那他就要多給瑪蒙一倍的愛。
因為他是王子。因為他愛瑪蒙。
就算是如何的歪理也好,因為他是王子,所以一切都沒問題。

「貝爾。」
「うしし…瑪蒙,又來收數了嗎?這次要多少?」
瑪蒙的聲音很平靜,就像是作出了什麼覺悟似的,只可惜貝爾並沒有發現這份覺悟,用著平常半開玩笑的語調對答著。
他張開雙手要抱瑪蒙,也難得瑪蒙沒有拒絕,靜靜的坐在他大腿上讓他抱著,貝爾有點驚訝,可是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也沒問什麼,只是笑得更開心的抱緊了瑪蒙。
他們誰也沒出聲,瑪蒙閉上了眼睛,第一次依戀著貝爾的體溫,當然這是貝爾不知道的事。貝爾像平常一樣把玩著瑪蒙的頭髮,平常收藏於帽子中沒怎樣接觸塵埃和化學物品的髮是如此的柔軟,而且上面還有瑪蒙的氣味,因此貝爾總是喜歡把玩瑪蒙的頭髮。

「貝爾,要是我明天就會消失於你面前,你會怎樣?」
先開口打破這寧靜的是瑪蒙,平靜的聲線令貝爾有點懼怕,這問題他從來也沒想過,也許他是刻意的不去想這問題。
他在瑪蒙身上放的心意太多了,一但他失去了瑪蒙,只怕他活不了。
「大概…我會哭吧。」
「我很喜歡你喔。瑪蒙。不過我不太可能會為了你去死。うしし。」
「那就可以了喔貝爾。放開我。」
瑪蒙滿足的離開了貝爾的懷抱,有他為我哭就可以了。那怕是沒有人記得我的存在也好。
「給你一個守護咒。」
踮起了小小的腳尖,瑪蒙吻上了貝爾的唇,輕輕的吻,眷戀的吻。
這個吻的時間並不長久,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瑪蒙留下了呆滯的貝爾,轉身就走。
「這是賣給你的喔,貝爾。一億美元。」
帶笑的輕快語調,瑪蒙最後用微笑來向他道別。
「明天見。貝爾。」
看到瑪蒙的笑容,貝爾回以微笑,也作出了道別。
「明天你醒來就會存入你戶口的了,我喜歡你喔瑪蒙。うしし。」


平常的日子結果還是結束了。
他在那一天觸到的不再是瑪蒙溫暖的身體,而是冰冷的屍體。


「死因是失血過多。大概是在任務中因為73射線影響了身體而被敵人擊中而………」
醫生的話他一句也聽不入耳,他的目光由始至終也只落於那小小而冰冷的身體上。
『明明說了明天再見的。結果是這種的再見。』
貝爾緊緊的握著瑪蒙冰冷的小手。心中想著。
『要是夢多好喔。要是這是幻術就好了。』
你會爬起來對我大叫…會怪我沒把金錢好好的存入你戶口…
『要是昨天我有注意到的話……最少…我也可以好好的向你道別呢。』
心中好像有一團黑煙,理智上明明是明白瑪蒙已經死亡,可是心中卻沒有傷心的感覺。
因為太突然了,因為這事實太難令人信服。
他打從心低不相信瑪蒙的死亡。
「嗚喔喔喔喔!貝爾,想哭可以哭的喔,那小不點也是這樣希望的吧!」
史華路是如此說的,他當然也是知道的,昨天瑪蒙也是這樣說的。
有他為了自己哭就足夠了。
「我哭不出呢…那傢伙就像睡著一樣的,我那哭得出。」
他的聲音震抖著,他知道自己很想哭,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哭的。
「你可以哭的,你可以。」
史華路緊緊的抱著他,讓旁人看不到他的表情,輕聲的說著,史華路知道,他,等著有誰告訴他可以放聲大哭。
史華路一直都在看著他們兩個成長,被說成保母他也認了,他可不想連貝爾也失去。
這孩子得好好的把悲傷都發洩出來。
「嗚…嗚嗚…瑪蒙…」
他還是哭了,所有人就只能沉默的看著這一切,他們都明白除了讓他哭外並沒有其他發洩的方法。


他結果哭紅了雙眼。
瑪蒙的葬禮非常的冷清,就只有華利亞和梵哥利的主要成員,加上為數不多的亞爾哥巴尼洛。
沒有哭泣的聲音沒有牧師為他作告別禱告,他知道這些瑪蒙都不需要。
他們是暗殺者,本應草草地埋葬,可是他們梵哥利十代目不願意這樣做。
「我不認為因為你們是梵哥利的黑暗面所以得連死也得偷偷摸摸,我無論如何也得為瑪蒙舉行一個葬禮,如何簡單也好。我也想大家可以好好的向那孩子告別。」
他是這樣說著的,要是以前的自己一定會怪他是偽善者,可是他現在很感謝他,因為他可以好好的向他道別。
「一路以來,辛苦你了瑪蒙。」
「貪錢的小鬼,永別了。」
「一直配合著那變態傢伙,辛苦了。」
「極限地再見了,黑斗篷小鬼。」
「草食性動物。」
「貪婪的亞爾哥巴尼洛,真希望可以和你再戰一次呢。」
「藍波大人向你道別了,拜拜。」
「…………垃圾。」
「嗚喔喔喔喔!好好的睡吧瑪蒙。」
「小瑪蒙,這還是那麼可愛呢…」
「Boss也說了那我也說吧。再見。」
「毒蛇,再見。」
「再見了cola,毒蛇。」
「再見了,毒蛇。73射線…果然影響得太大了…只有我…」
最後是他的告別,所有人都自動的退開給他直接的接近棺木。
他手上拿著一朵小小的紅玫瑰,行到棺木的正前方,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瑪蒙的臉,他坐上了棺木的邊沿,可是沒有人去阻止他。
「瑪蒙,這個送給你。不是金子做的很失望吧。」
他把紅玫瑰放於瑪蒙的胸口上,他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到最後你也不回應我的感情呢,自私的小鬼。」
淚已經流了下來,他無意去阻止亦無意去停止流淚。
「我呢。可是王子喔,說過的東西一定做得到。我不會為了你去死。」

「可是我的淚,會好好的為你而流。你,會活在這兒,我的心裡面。」

後記:王子x瑪蒙很喜歡也很怨念。這篇沒指出瑪蒙是男還是女,大家可以自由設定。道別的次序是綱>山本>獄寺>了平>雲雀>骸>藍波>X老大>史華路>人妖>利飛>利邦>可樂>拉爾。沒寫的彩虹寶寶已死。大約如此吧。好有決心補完死別五題的某人上。

再說,我寫完才看到可樂比瑪蒙早死…而且還是自殺…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合上了雙眼,掩著雙耳,但仍未能阻止那思緒進入腦海。

更多的力量,想要更多的力量。 
他的右手開始發熱,腦海中出現了一抹紅色的身影,那是他未見過的影象。

他想要,他想要更多的力量。

今次,不要後悔。 
他迷惑,這不是他的想法,他沒有後悔的事。

胃中的液體正在翻騰,嘔吐感一波一波的湧上心頭。

腦中的思緒過於巨大,腦袋根本就無法容納,他感覺到頭就像是過熱的儀器似的,痛得像是要爆開的似。

身體彷彿不是自己似的,沉重得不得了。

我最恨的…
「喂,小鬼!你怎樣了!?」

擔心的聲音,他感覺到右手在躍動,它對那聲音起了反應。

我最愛的… 
他眼前一黑,意識像是被誰拉入了黑暗的似。

我的弟弟。 
他冷冷的笑了,藍色的雙瞳轉變成鮮紅色。

「早安。但丁。」

他用右手拉下了眼前紅色的身影,深深的吻了下去。

 

後記:很怨念很短的精神支配:D其實是有後續的()不過好像沒有比較順眼XD當另一篇是續吧() HIT文再等等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