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已經偷跑在玩了(心)

TODDC

愛する人

「瑪莉安…」
他於黑暗中低喃著這名字,他眼中慢慢的流出淚水,淚水沿著他的臉掉下,掉到那無底的黑暗中。
「夏露…斯坦…露蒂…菲莉亞…伍德羅…大家…」
「你那麼想念你背叛了的人嗎?」
從天空中傳來的聲音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可是他不想去回應那聲音。
「你想見他們。對吧?」
那聲音像是在輕笑似的,不等他回應那聲音就接了下去。
「我給你新的生命,只要你為我辦事就可以見到你所愛的人們。」
天空氾出白光,包圍了他,那白光說是溫暖,但給他非常不適的感覺。
「醒來吧,我的人偶,里歐.馬古那斯。」
強光淹沒了他,他一瞬間失去了知覺。

今次,一定…


DMC4



「不要走…維吉爾…」
他緊緊的握著兄長的手,他哭著,他求著。
「不要走。」
那些年來的孤寂,在他心中深深的生根成長。
「求求你不要走。」
他哭號著,他的兄長也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是自己的錯,一次又一次的掙開了弟弟的手,結果弟弟心中有了舊傷,他不出現在視線範圍中就以為他要離開了。
他知道這傷口得靠他去治療,所以他現在在這兒。
「但丁。我不會離開。我不會。」
他知道自己很恨這弟弟,同時又比任何人都愛他。
所以他緊緊的抱緊弟弟,讓他的淚水都流在他身上。

DEVIL MAY CRY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會偷跑的吧…大約…orz


TODDC

堕ちていく

從那天起夢中只剩下了血腥的黑暗。
那一天他把七將軍中他當成父親般尊敬的人殺掉了。
那個人不相信的目光,那個人死前呼叫他名字的聲音。
全部都成了夢魘的一部份。
「夏露,我會下地獄的吧。」
他閉上了紫瞳,任由雨水打在他身上。
在那個夢中他不停的掉下,黑暗包圍著他的全身。
聲音發不出來,由指尖到身體都只是冷凍的冷氣。
那就是地獄了吧。
現在倒在地上的那個人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只是那個人下令要他殺了他而已。
「我會下地獄的吧。」
這雙沾滿鮮紅的手,又怎可以會上得到天堂?

由那天起,不再相信有救贖,慢慢的向下墮落。


DMC4

父之名

「你說你殺的不是人類?你憑什麼要我信你!」
那只恐怕比他還要小上一半的孩子用極之沒禮貌的方式向他質問,在這小子身上他仿佛能看到他自己以前自大狂妄的影子。
他輕輕的笑著,這小子就尤如他的分身,他有點明白兄長為何會附到他身上去了。
這小子和他兄長的想法接近,而且行為自己有點相近。
要是他是女人的話和這小子站在一起不被當母子就出奇了。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我以父親的名義起誓。」
他看到那小子按著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知道他兄長對這句話起了反應。
嘛,他們兩個都很尊敬他們的父親。
「以父之名?你爸是老幾啦!名義高值得我信你!?嗚…」
「那樣說太不尊重我爸了吧,小子。」
他眼看著那孩子抱著頭跪了在地上,像是在忍受極大痛苦似的。
他生氣了,維吉爾他。
「我父親是誰,你的右手知道喔。你可以問問他。」
指著他的右手,但丁意味深長的笑了。
相對於但丁的微笑,尼祿露出困惑的表情。
有一個名未不知為何的在心中不停出現。
「斯巴…達?你是神的兒子!?」
「喔~我是他兒子沒錯,可是我爸不是神喔~他只是我和哥哥最尊敬的老爸而且,對嗎?」
他向著尼祿反問,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你怎麼知道你啊!臭大叔!」
頭痛看來明顯的減少了,証據就是尼祿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他不是沒發現自己的右手和這傢伙產生了共鳴,可是他不能了解原因。
「啊啦~小子你不用生氣呢~我又不是問你?對了,我再起一個誓好了。我,一定會把他搶回來,如何?我以父之名發誓,我一定做得到喔~維吉爾。」
他向著沒有進路的前方跳下,含著大大的笑容。
尼祿輕輕的按著數分鐘前還痛得發麻的頭,大聲的罵叫發洩他的情緒。
「那兒來的白痴奇怪大叔還要跟我說他是神之子!天啊!為什麼他說的東西我完全都不明白的!!」

以父之名,我必定要把你奪回。

後記:今天明明很期待偷跑的結果沒有(泣)和友人又在宣傳片看到但丁被踢時慘叫了,呀呵呵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話給我快快到XD


TODDC

優しい裏切り

『這樣就好了。這樣的話瑪莉安就…』
他合上了眼睛,在心中默念著。
他必須要堅定,他必須成為完全的背叛者。
「就算再轉生多少次,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
對,已經決定了,為了瑪莉安。也為了大家。
他們的實力於一比一的確比不上他。
可以,四比一呢?
他們可以勝過他。殺了他。
這是兩全其美的方法,唯一的。

那個天真得令人討厭的熱血笨蛋。
那個什麼也不知道的他最親愛的姐姐。
那個相信著神的虔誠神官。
那個年輕寡言的國王殿下。
恨我吧,不要原諒我。
不要後悔殺死我。
不要後悔救不了我。
我不溫柔,我很自私。
我要令大家厭惡我,我背叛了世界。
我留下了大家,我不想要你們的淚。
所以你們不要一面快哭的樣子。

「里歐!!」
「對不起…夏露。」
我帶不走你們任何一個人的性命。
請容我帶走你們對我的感情,請你們不要為我這背叛者流下任何一滴的淚水。

那一個,令人心痛溫柔的背叛者。


DMC4

一人

但丁翻過身,手接觸到的是冰冷的床單。
多少年也好,他也無法習慣床沿沒有人的冰冷溫度。
長久的獨身生活很自由,很自在。
可是心中就像欠缺了什麼似的,空虛。
他開始有了一個奇妙的習慣,抱著暖水袋入睡。
「你是生理期的小女生嗎,還要不是用這種不上不下的溫度。」
熟悉的情報屋如此的取笑他,害他一拳打了向他那不算平坦的肚子。
雖說如此,可是他仍然沒改正這習慣,仍舊抱著恆溫34度的暖水袋入睡。
那個溫度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令人眷戀,就像他在身邊一樣。
一年前再會,然後離開的那個人。
會再見的吧,我們。
畢竟我們是雙胞胎,畢竟,你對我又愛又恨。
但丁更加用力的抱緊那個暖水袋,在心中勾出半身的影象。

單獨一人時想念你的溫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期待啦XD


TODDC

今だけは笑顔で

「艾美里歐,今天的茶點是布丁喔!」
黑髮的女傭親切的叫著他的名字,輕輕的把黃色的甜點放到桌上。
「謝謝,瑪莉安的布丁最好吃的了!」
少年露出了合乎他年齡的燦爛笑容,那天真的樣子令人無限的疼惜。
「艾美里歐的笑容最好看的了,不多笑點給斯坦先生他們看?」
「小少爺有笑喔~不過是恥笑他們~啊…對不起…」
少年用了點力向配刀叩了下去,再以微笑的去回答女傭的問題。
「我會的了,瑪莉安。」
他於死亡前最後向她作出的誓言。

於短暫和平中的最後笑容。


DMC4



維吉爾合上手上的書本,那是一本雙胞胎兄妹相戀的故事。
兄長是一個出色的人,妹妹卻只是一個又笨又遲鈍的孩子。
他們兩個離離合合,最後於異國再會。
故事就到此為止,沒有說出他們最後有沒有給家人接納,不過也不失為一個happy end。
其實維吉爾對於某個書評人寫的一句評語很同意。
鏡永遠是良好的說謊者,它會完完全全的把對象逆轉,映照出來。他們兩個剛好是相對的存在,當然會互相吸引,只是不巧他們是不被人們接受的雙胞胎關係而已。
他同意這句話,因為他感同身受。
他在但丁是完全相反的,不是指外表,是內心。
但丁外向,他內向。
但丁嗜甜,他一看到甜食就投降。
還有更多更多。
人是好奇的生物,要是自己完全了解的事就會失去趣味,所以往往就會去追求不一樣的東西。
所以才有七年之癢的存在嗎?
人類的理論有時也有道理呢,他輕笑。
「維吉爾,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
他輕輕的拉下雙生弟弟的頭烙下了一吻。

鏡像誠實而又謊話連篇,它永遠都是你相對的存在。

後記:哥哥在看的是某本少女漫啦(巴)不過在此請當是淒美的愛情小說,當然沒有H啦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很久沒病了(汗)
之前去看醫生都只是因為皮膚上的問題…
說到發熱更是有年多兩年沒有了(笑)
身體還算健康…只會因為仆倒而滿腿是傷。囧

可是…可是(泣)
自星期二有點喉嚨痛開始到星期四好回來再由星期四開始不停咳到現在咳到想吐算什麼(泣)
總不會因為我清了電腦前的雜物害塵土飛揚到咳吧orz
還是因為我昨天說了對不起但丁的話所以有天罰!?
還是出門前說我爸high大左…還是我在媽不在時都是說我爸把弟弟把媽氣跑了的錯!?
總之提醒自己…看開的醫生開診時記得要去看orz
祝自己早日康復…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7 Sun 2008 00:36
  • 4天

開始用力的等電話XD


TODDC

偽りの名

「里歐。」
「里歐大人。」
「里歐先生。」
那些人叫喚自己的聲音於腦海中久久不散。
里歐?艾美里歐?我到底是誰…
「我到底是誰…」
「小少爺?」
對一個小小的孩子來說,客員劍士這份壓力還是太大了吧。
再者,對一個小孩來說要了解他那兩個名字的用法總有點困難,結果,他已經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疑問。
「夏露…我是誰…我叫什麼名字…為什麼姐姐會不在…」
「艾美里歐。小少爺的名字是艾美里歐.卡特雷特。是您母親為你起的名字。你是我現在的主人。那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夏露…」
「當您再次迷惑的時候,就算是多少次,我也會叫你的名字的。」
「謝謝…夏露。」
少年用力的把自己的配劍擁抱入懷。

你所喚起的我真正的名字。

DMC4

.雙子

「哥哥,雙胞胎是什麼?」
小小的銀色腦袋歪著頭,問自己的兄長。
「為什麼這樣問?」
和他有著相同姿態的男孩反問,他弟弟腦袋不怎樣好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了。
「因為別人說我和你是…可是我不明白喔…」
「那麼…」
他放下了手上的書,輕輕的握上了他弟弟的手,和體溫低的他不同,弟弟的手就像要把他溶化似的溫暖。
「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我們本來是一體的。明白了嗎?」
「一體…」
「我們本來是同一個人,可是在母親的肚子中分開成兩個人。明白嗎?」
「大概吧…那麼我們是不會分開的了吧!」
「應該吧。」
「嘿嘿…太好了!」
弟弟微笑著抱緊了他,他也報以小小的微笑。
他很愛他的弟弟,超過了兄弟的感情,他是知道的。
他想獨佔他,想擁有他。
也許未來他們要分開,不過現在…就讓他們擁有著彼此吧。

擁有同一靈魂,比任何人都更親近。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NERO的挑釁汗到了…


TODDC

小さくとも大きな

「客員劍士呢…還這麼小…真利害呢~」
「可是不但心胸狹窄,又很矮小,還要很不直率!」
「露蒂…」
男人苦笑著,他的妻子老是這樣子對那孩子作出抨擊,可是臉上總是掛著寂寞的表情。
「到最後也是不直率,明明有其他方法的!卻選了那種方法…」
「………那時他說了不對嗎。就算轉生多少次也好,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他這樣是為了他喜歡的那個人,也是為了你吧。」
他用右手輕輕的撫上妻子的臉,讓她直視著他那藍色的瞳孔。
她是在怪自己活了下來吧,因為母親的選擇,她被送到孤兒院。
也是因此,她不能原諒自己,自由的自己。
「露蒂,你是里歐的姐姐。里歐知道自己已經背負著很多的罪了,他是個溫柔的孩子,他一直在心痛。痛得麻痺了,他倦了,他選了死亡。為了救我們,為了那個人。他不認回你,他不想你也得背上有一個背叛世界的父親和弟弟,不對嗎?」
他輕輕的說著,用他的言語,說著他知道的事。他也許能夠了解那孩子的心,畢景,他也有只注視他的時間。
「露蒂,笑一個。那對孩子才好的。到孩子出生…長大後,我們得把他舅舅的事說給他聽,對嗎?那個很小…又很偉大的客員劍士的故事。」
以前我喜歡的那個人。

背負著沉重命運的,既小卻又偉大的少年。


DMC4

銀髮

承繼著父親的銀髮永遠是但丁的煩惱之一,他的髮質不差,可以說得上很好,可是說到要打理。他的頭馬上就痛了起來。
「男人的話不打理也沒問題的吧!妳們吵死了!」
接近怒吼的聲音恨恨的進入了兩位女士的耳朵中,可是兩人仍然用她們最大的努力去說服他。就打理頭髮這件事。
「難得髮質那麼好不好好打理太浪費了!」
「就是嘛!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再說有沒有想過留長髮,一定會很美的~!」
兩位女人左一言右一詞,明顯是在挑戰但丁脾氣的極限。當然,但丁的脾氣是不怎麼的好。
「媽的!為什麼我要留長髮!還有說男人美絕對不會令人高興的!你們馬上給我回去!」
用吼的說完這句話,一直在旁看著的維吉爾走致弟弟的身旁,強行的把他拉走。
「等一下!我還沒說完啊!!!」
「你們先回去。」
冷淡的說完送客話,兩人就消失於大廳中。
「維吉爾!你幹嘛拉走我!」
氣沖沖的但丁完全冷靜不下來,而維吉爾就只是輕輕的撫上了他頭上的銀絲。
「不用護髮劑就算了,最少把頭吹乾。這樣最少不會變差得太過份。」
「連你也要我打理嗎…?」
不滿的嘆了口氣…什麼時候連維吉爾也像女人在意這種事了。
「不想手感變差而已,再說那樣子容易感冒。」
「那麼你幫我?」
雙手輕輕環上兄長的頸,果然維吉爾最在意我了~
「要是你聽話的話。」
但丁輕笑的吻上了他兄長的唇。

那隻撫上自己髮絲溫暖的手。

後記:啊啦…都頗長的呢…D那篇時期是KYEL懷孕期。DMC那篇中的但丁是我心聲啦XD 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是我友人們對我說的話XD不過我髮質不太好就是了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好像是黑暗風時期… 

TODDC 

最悪の出会い 

「你好,エミリオ君。我的主人。」
它笑著,很久沒有了,有資格成為他主人的人,可以聽到他聲音的人。
「嘿…嘻嘻…」
嬰孩小小的手揮呀揮,響亮的笑聲充滿著整個房間。
「知道我在說話嗎…真是個聰明的孩子。」
它輕笑,在心中烙下了誓言。 
『我一定會守護你,代替你的母親,代替你的姐姐。』 

「對不起…夏露…」
「你在說什麼啦小少爺,要是對不起的是我啦。」
害死您的母親…不就是我嗎?
就算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我不是和你產生了共鳴…她也不會因為悲傷而… 
「夏露,別想了。母親的死是修格的錯。他從母親手中搶走我,害她悲傷過度而死的。」
他合上了眼睛,滿足的笑了。
「我好幸福喔…夏露。我在最後見到了姐姐,我遇上了像是父親又像是哥哥的你。還有瑪莉安。我很幸福喔。我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小少爺…謝謝…」
它也合上了它的眼睛,陪同他的主人等待洪水的來臨。

引導他步向死亡的,最差也是最幸福的相遇

 DMC4

 惡魔獵人 

「沒有感覺嗎?」
翠絲輕笑著,這男人很輕浮,可是在任務中對殺死惡魔全不猶豫,就算是再美的惡魔,再強的引誘。
「沒有。再說會因為殺惡魔而有猶豫的人,不可能當惡魔獵人的吧。」
合上眼睛,是在祈禱嗎?
「你一到任務就像變了個人呢。」
「你是說我不像是我嗎?也許吧。」
他不會回來了。所以… 
「像是那個黑騎士的似。」
「因為我們是雙胞胎吧。」
我們合而為一,你會活在我體內。 

在黑夜中飛舞的獵人。

後記:DMC的好爛(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4 Thu 2008 00:23
  • 7了XD


抱著要被當掉再補考的心情開心地倒數(喂)


TODDC

03: マント

「啊…斯坦先生和里歐君的斗蓬…」
綠髮少女頗為驚訝的喊著,而話題中心的兩人也回頭看一看自旅費開始就相伴的斗篷。
「啊…什麼時候破到那樣的…那樣子睡覺會好冷的啦!」
「你腦袋就只有吃和睡的嗎。」
黑髮少年用著你很可悲的目光看著前人,口中說著冷淡的話。
冷淡還冷淡,不過卻合乎事實,不對嗎?
「我來幫你們補吧~很便宜的喔~」
「又不礙事。不用了。」
回絕了黑髮少女的好意,他轉身就走。
「車,你不要就算~!斯坦!我幫你!免費的!」
「謝…謝謝…」

「小少爺為什麼不給露蒂幫助?她多數之後都不收費的啦。」
小小的聲音自心中響起,少年口氣明顯地軟化,把心中真正的想法說出。
「給她補了…我會很珍惜它。那樣不就更礙事嗎?」
「果然,小少爺是個好孩子呢~」
那聲音,輕輕的帶著笑意。


藏於內心的,那真正的感情。

dmc4

半魔

「你不是人!!」
那只銀藍色的身影指著自己責罵的樣子完全不像他,可是,他就在那兒不是嗎。
那一只正在對著自己的手。
「對喔我不是人。」
恨我吧,恨我吧,如同那個人一樣。
恨得想把我殺掉,恨得比愛更深。
用有他在的那只手刺穿我,讓我的血為他染上鮮紅。
那麼他就會醒,對吧。
「惡魔!?」
那孩子更加的激動,瞳孔中的鮮紅慢慢顯現。
「我不是惡魔,也不是人。我在它們的狹間中,找尋著我的葬身之地。」
恨我吧,殺我吧。
「在你手中的,我的同類,我唯一的親人。變強吧,用他刺穿我吧。」
就算要了我的命也不要緊,他醒來的話。
「為了復仇。變強,渴求力量吧。」
和他更加同步,令我可以再見到他。
「Adios ,kids.」
下次再見,我的。維吉爾。
唯一和我相同的存在,我的半身…半魔的維吉爾。

存在於愛與恨中的可悲的半魔們。


後記:我難得正經打DMC4文XD為什麼會那麼黑暗風的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了一個二十分閃水=口= 
點解會是教的大衛老師監的orz害我不好意思在一小時時舉手說我不懂就走啦(毆)
走的時候還要大刺刺問。不是被當的太過份可以補的吧(猛抽)我想…有3字頭吧…開了一晚夜車啦不過還是不會囧
每次考試都要說一句。如果用中文考一定會考得更好(die)我英文的水平嘛…是打dmc3完全不明機關上寫什麼的

當年(?)我英文是點考個e回來的=口=

題外。
eps太開心只剩下15xx啦(毆飛)
不夠錢拿回訂的東西了(淚奔)
要去向爸媽打劫借了orz
我想4000元就夠我全拿回來了吧
ps3同dmc4同注版我還是不知價(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天考試我還未溫完呀呀呀(巴)



TODDC

剣士

清脆的聲音,毫不拖泥帶水的動作,如同舞蹈的戰鬥。
黑髮少女看著報張上的描寫,臉上推滿了可以用詭異去形容的笑容。
她回頭去看著被描寫的當時人,用一種莫明溫柔的聲音去吸引他的注意。
「リオンくん~~」
「不行。 」
「我什麼也未說啊!你不行個什麼!」
「總之你想用我來賺錢就是不行!!」
「切!天才客員劍士也只是個小氣…嗚呀!」
少女認聲倒地,只見黑髮少年用歪曲的笑臉狠狠地按下某個按鈕。

如同舞蹈一般作戰的華美而又可愛的劍士。


DMC4



那是一個有著蔚藍天空的好日子。
「安祖那傢伙啊!又幫我接下了古怪的工作了!」
但丁自顧自的抱怨著,他自然是沒看到他兄長臉上掛著的小小的不滿。
「喂喂!維吉爾你有沒有在聽我說的!」
「………」
「喂!!」
「………」
「!?」
出奇不意的,維吉爾吻了但丁,蜻蜓點水的一吻。
來自兄長主動的親密行為,就算不是很令人羞澀的動作,也令但丁漲紅了臉。
「喔…你也懂得羞恥的嗎?我還以為你只會在我身下才會臉紅呢。」
「你多事!」
「對了。你這表情只可以給我看到。」
「?」

寂靜地燃燒的蒼色妒忌火焰。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2 Tue 2008 00:30
  • 9天XD

開始倒數XD

每天短文各一。

TODDC

黒髪

「就沒有方法可以把這頭髮變成其他顏色嗎?」
小小的少年對著鏡中的倒影,帶點自言自語的嘆息。
「以前哈古洛特是有做過可以改變髮色的道具啦………嗚…小少爺你不喜歡黑髮嗎?」
「和那傢伙太像了。」
「可是露蒂也是黑髮吧。那也是你們是家人的証明呢…而且瑪莉安不是也說過喜歡你的髮色嗎?」
自心中響起的聲音就像是想阻止自己的不停的找藉口。嘛,聽上來也合耳的呢。
「那為了瑪莉安,我就忍耐一下吧。」
「太好了…啊呵呵…」
回應著那安心的聲音,黑髮少年臉上帶著小小的微笑。


你喜歡的黑髮,我和她的牽絆。


DMC4



紅色的血,紅色的水果,紅色的大衣。
維吉爾看著地上那一片紅色的混合體不禁皺起了眉頭,以常識來說他應該把那個破破爛爛的弟弟救起來,不過他的理智在說不要。
他把洒在地上的豔紅水果拾起,甜美的香味引誘人咬下,就像他的弟弟一樣。
大概弟弟也是因為太愛吃這水果才會變得像它吧,他想。
在收拾完地面後,他才樂得把弟弟抱回房,喔,當然是公主抱呢。
「哥哥…」
小小的夢話傳入耳中,維吉爾的嘴角微微的上揚。

像成熟豔紅草莓一樣甘甜的時間。


後記:
夏露是受害者XD個人支持是某人亂染別人的頭XD
DMC看不明是正常的囧。我自己也不太明orz但丁會流血昏倒大概是某某惡魔的惡作劇吧…(猛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就在今天我又恨恨地仆倒了=冊=
還要在樓梯上(泣爬)右膝傷了orz好痛(滾)
第一次看到膠布一整張都是血囧…對了對了只是小張的XD
有沒有防止仆倒的守護符賣囧

今天去了很久(?)沒去的童年夢XD
拿回了SQ和BLADE外買了レンタルマギカ漫的1和鬼太郎1,2
SQ當然一開就看TOI啦
前世大放送喔XD
漫的アスラ同イナンナ看上來比GAME的合我眼多一點XP
イナンナ沒那麼討厭了XD
魔王小姐還是一樣的令我想打她=____,=
漫看來是推斯巴達受的呢…哭了哭了=3=
不過漫畫中的斯巴達好像不是貴族…
「重要的同伴和鎮中的大家…都是因為我們的前世而殺的嗎…」
看上來不像是貴族呢…(汗)

BLADE是ARIAXD
大家都是一人前了(花)
艾莉絲是黃昏歌姬
藍華是薔薇女王
燈理是遙久蒼藍<---這個自己硬譯好聽的XD
不過也快完了呢…有點不捨得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是H文。
不過是連本人都FEEL不到有H到的微(?)H(巴)



「但丁。」
和自己相同的聲音。
「但丁。」
撫上自己腰際的雙手。
「但丁。」
在自己身體中進出著的他。
明明就知道只是一個夢,但是也無法的掙開那雙和自己一樣溫暖的手。
「啊啊…維吉爾…」

醒來後發現自己滿面淚痕,但丁只有無奈。
『最強的惡魔獵人』別人是這樣稱呼他的,可是他每次也只是一笑置之。
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永遠也追不上那兩個人,他的父親和他的兄長。
他決定去洗手間洗個面,一看到鏡中的自己就不自禁的撫上了鏡中的倒影。
「最強…要是他們活著的話,才不到我呢…」
鏡中的倒影永遠是和本體相反,就如同他和他的兄長一樣。
他直率,而維吉爾就永遠不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說出來。
對,就算是身體重疊時也是,他從不說出但丁想聽的那一句話。



「但丁。」
吻上那誘人的鎖骨,他輕喚半身的名字,手撫上了但丁最脆弱的部位。
「…切…」
但丁閉上眼睛去感受他那微冷的指尖,穌麻的感覺令他身體燥熱。
看到但丁輕輕扭動身體,維吉爾惡質地輕笑,他明白但丁想要什麼,可是他不喜歡輕易的滿足他。
「你想要什麼?但丁。」
更加惡意的去玩弄手中他的器官,他樂於看到弟弟眼中含霧的可愛表情。
「混…蛋…」
含淚的眼睛就算如何盯人效果也會打折,他直直的盯著兄長那雙和自己同樣琉璃色的眼睛,作出了不滿的控訴。
「你想要什麼?」
再次重複了問題,維吉爾的眼神中隱藏著熱情,但丁是看得見的,對於兄長的個性他也很清楚,他的兄長會在他說出他想聽的話前一直重複這種折磨他的行為。不甘心,可是你永遠沒辦法勝過自己的慾望。

「我要…你進來…」

倒抽了一口氣,他也沒有想過兄長會那麼的焦急馬上進入他的身體,生理的淚水因而流下,口中只能作出本能的叫喊,腦中就能想到的就只有兄長的事。

「維吉爾…維吉爾…啊…哥哥…」
「淫亂。」

他感受到兄長在他體內瘋狂的進出著他的身體,他緊緊的抓著兄長的背,只有今天,只有今天維吉爾給他一種要消失的感覺。
「嗚…啊啊……我愛你…維…吉爾…」
他們一起解放,但丁放開了兄長,倒在床上。解放後的倦意向他襲來,他亦順從身體的本能進入睡眠。
維吉爾含笑的看著雙生弟弟的睡龐,輕輕的在他額上烙下了一吻。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的結合。

那天但丁醒來後維吉爾已經離開,他就知道他們已經走上了不同的路。
總有一天一方必須手刃另一方。


結果活下來的是自己,只是如此吧。
化成黑霧消散的黑騎士,合而為一的項鍊,那就是他們故事的結局。
到最後他也不曾說過那句話。
很想很想從他口中聽到的那句話。


「人老了果然就是會想當年嗎。」
死者總是會被慢慢的淡忘,原來無他。
因為見不到,聽不到。
「這種時候才會覺得和你是雙胞胎真的是太好了。」
不會忘記,因為鏡子就是你。
聲音,面貌是一樣的,性格…相反就是了。
他輕笑,對著鏡中的自己,對著自己最想念的那個人。
「我愛你喔,維吉爾。」


但丁如常的表達出他的感情。
而他,也如舊的不作出回應。

死ねまで,お前を愛してる。

是2樣來的(巴)
我愛2樣XD
第一篇H文orz
我要死啦(吐血)

最尾的日文希望對啦(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01 Tue 2008 00:00
  • 08年

其實是1月2才打的。硬把時間調回去就是了。
08希望是比07好。希望啦。反正已經對人生絕望了。多交幾年惡運也不介意。
CW是初四。不出現機會好大。
理大沒團。不出可能大。有可能不去。
希望本年出到オリフィエル和可以寫到目前想寫的婚約スパルカ(長編預定。希望不成坑。)


可以怎麼講。對朋友這名詞開始陌生。
朋友親人情人都只是別人吧。更何況我沒情人。
最近感覺好深。朋友可以因為一點事成為陌路人。
看化了。人生就是如此。家人也是。
家中那兩只根本就沒把我當姐姐看。
有事相求才會當我是姐姐。尤其是我妹。
有血緣的家人也是如此。何況是沒血緣的朋友。
人生中充滿了背叛出賣和利用。人生本來就是如此吧。
就算最親的她們明天和我說再見我大概也沒什麼大的感覺吧。
大哭完了就算。已經很習慣失去了。
習慣是很可怕的呢。一切都是習慣就好。
已經開始習慣一個人了。應該是從新習慣吧。
反正以前也是一個人的。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