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血的腥紅永遠是本能的顏色,
就如果他自己一樣。

少年用小刀於手腕割出一條深深的傷痕,
鮮血自傷口溢出。
少年居然感到一絲絲的快感。

就算是不想承認,
但身為雙生子的他們,
身上流著的是一樣的血。

傷口很快就癒合,
連絲毫痕跡也沒留下。

「你喜歡我的血。」

少年再次拿起小刀往手腕割下,
這次留下的不只是鮮血,
還有他晶瑩的淚水。

「對吧,你很喜歡的,我的血。」
少年閉上眼睛把整個人貼上鏡子,
在腦海中想像出自己半身的樣子。
「你很喜歡,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把我弄傷。」
「你害我喜歡上流血的感覺了…一流血就想起你。」

少年-Dante張開眼睛,
拿起小刀又是往手腕一刀,
他輕輕的吻著自己的傷口。
「我很想你喔,Vergil。」

滴…滴…
混和了淚水的腥紅到達了地版。


後記:
我的DMC年表是
小說1->漫畫->3->1->4->2
然後是3代哥哥離開,1代後回歸XD
加上NERO君就是3代成孕(喂),1代幼年期,4代反叛期XD
這個是壞掉但丁,
不過真正壞掉的是我=3=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
我好累…我好想放棄…我好想放棄我好想放棄我好想放棄…
比我放棄一切好不好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穩定。
要是現在從窗口跳出去也不出奇。
這些人快把我迫瘋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迪諾。」
黑髮的青年低喃,今天的陽光份外刺眼,就像名字的主人一樣。
令人無法直視。

他從不叫人的名字。
一是叫姓,一是全名。
名字,暱稱都不會出現於他的口中。
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相信言靈的存在。

名字是有意思的。
他如此的相信。
和對方親暱到可以用名字或是暱稱稱呼的人,
就只有親人和自己最重視的人們。

那個男人不一樣。
才第一次見面,
他就已經叫他當恭彌。
結果他得到了一下拐子。

恭彌…恭彌。
長久下來也已經習慣了他的稱呼,
那一天他叫著自己名字的聲線和樣貌也令人難忘。


「恭彌…我愛你喔…恭彌…」
男人含著笑的面容和無力的聲音,
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他的夢中。
「你沒事就好了…,恭彌。」
他倒在青年的懷中,身體漸漸的失去溫度。
「迪…諾?」


他不記得自己有拜託過他保護自己,
也不記得自己有重視過他。

不對的。
有重視過。
每個人也只是恐懼他,
真真正正愛他的人…
也只有這男人。
是他改變了自己,
是他令自己可以相信別人和被人信賴。
對喔。
其實自己是愛他的。



「太遲了。」
青年合上眼睛,在心中描繪出男人的樣子。
已經太遲了。
「你這名字會成了禁忌。」
一但叫出口,
這心中的感情就會流失的了吧。
「把這束花和它的言靈送給你,臭種馬。」
他恨恨的把手上山楂花丟到黑色的墓石上。
轉身就走。

不會再叫你的名字。
一但叫了就像要慢慢的接受你的死。
もう…
君の名を呼べない。


後記:
山楂的花語是唯一的愛。
結果拿了迪諾來開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內含:
1.ASCH X LUKE
2.LUKE X TEAR
3.GUY X NATARIA
4.JADE X DIST










1. 一體化

「相比起雙胞胎,我們也許更密切呢…」
少年看著自己的手,自言自語地低喃。
「我是你的一部份,由你的音素所組成。」
「但在你死了的現在…你的音素卻跑到我的身體裡呢…」
微風輕撫著少年的臉,赤色的髮絲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對呢…我是你的東西。從出生到死亡都是。」
「所以…還給你吧…這身體…這力量…這名字。アッシュ…不…ルーク。」
少年舉起了雙手,淚無聲的流下。



2. 新生
「為什麼…你會在這兒…?」
少女的聲音輕抖著。眼前的人是她等了兩年的人嗎?她不能肯定。
「因為約好了。我和爸爸媽媽約好了。我要代替他們。完成他們要做的事。」
少年輕輕的笑著。那笑容是他們不曾於和他擁有相同臉孔的兩人臉上看過的。
「我是ルーク.フォン.ファブレ。是兩位ルーク的兒子。」
「我的身體是爸爸給的,我的性格是媽媽給的,我的記憶是他們兩人的。可是我不是他們。
我是一個新生的個體…感情…思想也不同。所以…很抱歉…他們…已經回不來了。」



3.決別
「公主陛下。請不要這樣吧…ルーク大人來見您…您卻總是不肯見他。」
待女已經是第幾次說這句話呢…少女在心中默念著。
當他回來後,他已經不是他。
這兩年來陪伴自己的人。現在很想見他。
那個人有女性恐懼症,在自己身邊總是抖個不停。
可是卻總是陪在她身邊。
對他的感情日漸強烈,比對身為未婚夫的個紅髮少年更強烈。
對啊…這是戀愛。
從出生開始便被告知要和紅髮少年結婚。
對他的友情全被理解成愛情。
少女閉上眼睛,她不見他。
因為她要好好的對過去十多年的感情決別。




4.感情
「ナタリア又不肯見你了嗎?ルーク。」
少年回頭,看到了來人,面帶笑容的把人擁抱入懷。
「好久不見了~テイア!」
「你呀…真的和他們不一樣呢…」
他們指的是另外兩位ルーク,他們都不直率。
由其是對於自己的感情。
「因為我不是他們呢。我是我。」
少年閉上眼睛在腦海中想像出從沒見過的父母的樣子。
「爸爸喜歡媽媽…當然他也喜歡ナタリア。
不過…不知不覺中…媽媽變得比她更重要。
媽媽喜歡爸爸。最初只是歉意…不過最後成為了愛。
媽媽也喜歡テイア喔…媽媽喜歡這世界中的所有人…
所以才想解放ローレライ。
我明白的。因為我有他們的記憶。
所以我好想告訴ナタリア…
告訴她爸爸很多謝她的感情。
不過…已經足夠了。」
「那麼你自己呢?你喜歡她嗎?」
少女輕笑,目前的少年和她喜歡的那個人很像。
聽到他的說話心中的心結也解得差不多了。
只剩下一個。
和這位少年相處後新生的一個。
「這個嗎~?」
少年甜笑,在他腦中有一個惡作劇的念頭。
「這個是答.案~」
說罷,低下頭吻上了少女的唇。






5.溫柔
「你對サフィール溫柔一點不會死的吧。」
金髮青年用非常不滿的聲音對褐髮青年抱怨道。
「你把他弄哭之後他會來哭訴啊。哭得我到處也是口水鼻涕,還妨礙我和ネフリー恩愛啊好不好!」
其實最後那個才是重點吧…
褐髮青年心想。
「要溫柔也可以喔~サフィール~你過來一下~」
銀髮青年十分可憐地由門口慢慢的走向褐髮青年。
啊啊…他又要欺負我了QQ
銀髮青年的臉上寫著。
「啊啊~我可愛的サフィール喔~才不見你一小時。
想不到我對你的思念已經到了這地步了。我愛你。」
無視青梅竹馬們的傻眼,褐髮青年牽起了銀髮青年的手,烙下了一吻。
「嗚嘩嘩嘩嘩…」
從口中發出無意味的聲音,銀髮青年的腦部完全打結。
「喔?サフィール你發熱了嗎?臉好紅喔。我來幫你量一下吧。」

……………

「ピ…ピオニー!!ジェイド打到頭了嗎!?他…他他好古怪啊!!!」
「冷…冷靜點吧サフィール,這傢伙只是…」
「嗚嗚嗚…一定是了!ジェイド你等我!我馬上去找ネフリー來看看你出了什麼問題!」
「喂!サフィール!!」
銀髮青年有如颱風的質問金髮青年,自顧自的得出結論後,
馬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奪門而出,只剩下目定口呆的目擊者和滿臉笑容的加害者。

「你看~對他溫柔一點還不是一樣~(大心)」
加害者甜笑道。
「分明就是你平常欺負他欺負得太過……不!你剛才的叫溫柔嗎!?你只是在耍他耶!」



後記:
心情不好就是會打文。
最近的情緒不怎麼好,
老是想在手腕上割一刀。
(可惜沒膽做。做了可能心情會好一點。)
學業不順心。
人際更是。
啊啊…
要是可是和某兩位好友老是在一起一定會好一點。
最近只有和她們一起會高興點,把東西都忘了。
說回這文…要投訴正常向過多的這邊請。
要投訴我弄死了ASCH和LUKE的那邊請。
沒有中雷有同好的會客室請。
最後…
某人啊某人…
我把第一第五當之前答應的AL可不可以啊囧
送多了篇JD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瘀掉了…
而且有少許扭到的感覺…又加上外感……
有點辛苦(死)
套友人M(現在是友人G?)的說我一句。
你大左一定會有風濕骨疼…

不用大了…現在也痛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是無法結合的。
明明身份相差了那麼遠,但命運令我們相逢。
那麼可以讓我期望一下…由莉亞的慈悲嗎?

「陛下。醒來了嗎?(心)」
「ネフ……怎麼嘛…是你嗎…不可愛的ジェイド。」
張開雙眼看到的是童年玩伴那褐色的長髮,金髮的國王輕聲的用語言表達了他的不滿。
只有那麼一剎那,他看到的不是青年的臉,而是那一張多年不見但從未中褪色的少女的臉。
對啊…一輩子也忘不了。
一輩子也會愛著的那位少女。
「夢到妹妹了?」
「我沒有妹妹,只有異母的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而且都被殺了。」
明明知道他問的問題的意思,他卻刻意的去回避那個答案。
金髮青年也明白他的心情,但仍然是自故自的把話說下去。
「妹妹的丈夫死了。在數星期前。」
「那又如何?又不會突然的有預言說「你是成為本國王妃的真命天女」的吧。」
「我們都是預言的“籠中鳥”…你想表達的是這個吧。」
「特別是我。」
兩人鈍時入陷入了沈默。
對。
特別是他。
這個國家的王。
原本不可能成為王,只因為預言的一句,他的世界變了。
要離開愛著的少女,成為了水都中的一只籠中鳥。
現在手中的那一封用仍看得出是小孩稚拙字跡的信件寫成的信,
可能就是打破這局面的唯一方法了。
「ジェイド…有命令給你。」
國王把手中的信交了給青年,露出了少有的軟弱表情。
「這也許是…我唯一可以反抗的機會了。」
青年接過信件,快速的讀了一遍,在一瞬的驚訝後露出了溫和的表情。
「完成後,我可要聽到你叫我當哥哥喔。這是我的要求。」
「當然吧,到時你不但是我的懷刀了。還會是我小孩的舅舅。」
兩人相對而笑,就像當初他們仍然在雪國當著無知小孩的笑。





「對不起…我來遲了…」
「!?」
褐髮的女性發出了無聲的驚訝,淚水不停在眼中打滾。
「預言已經…被推翻了。從今之後不會再有人授予預言。」
「既然沒了預言告訴我我的王妃是誰…那我就只好去自己選呢…」
「雖然一早就已經選好了,可是卻因為推翻預言還有ヴァン他們的事來遲了…
真是對不起…」
「ピオニー…陛下…」
「我來接你了…ネフリー。我唯一的王妃。」




這是一個籠中鳥的故事。
被名為預言的鳥籠所束縛,
可悲的籠中鳥的故事。
最後小鳥們反抗。
打破了那個鳥籠。
得到了幸福的故事。
故事一直一直的流傳下去。
成為了王國最美麗的童話故事。


後記:
比我想像中長orz
時期是game開始前和game完結後半年。
本身是打算小短篇不足500的說(茶)
看了公式外傳3回來看會比較有feel…
我說的(踹)
最後jade比女主角出場得還多算什麼(被毆)
謝謝點閱(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