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好啦
一大班由Y1升上Y2的人…
有點像5S班的吵吵鬧鬧
和一個同是新Y2的同學還算談得來
嗯…
現在ags不會走堂的了多數
因為沒團啦
day1同day4應該5點左右去到
自己一個出tota啦大概
不然就去攝記(踹)
也可能會出KEEL(再踹)

說回來…
今天放學後開始超黑仔…
先去風信子
魅影是再次出現了
可是我想拍的東西都拍不到囧
再去爸那兒…
好的我會去常悅了囧
就是說我又要去多一個地點送貨了
而且又要被人吐糟囧
然後手機又沒電
MSN又死了
WINDOW MESSENGER又上不了
用WEB MESSENGER啦
又給我送不出發言…
剛才還差點P家…
呵呵呵…
我是不是被詛咒了orz
還好買了亂世亂舞的中文D版
有一點點的安慰…
可是…品質也太差了一點吧
譯名也有點怪…orz
我還是想敗日版的囧
在拍賣上看到本的就敗吧
不過…comic的小十郎和game的小十郎都好~
我都是好小十政的了
會胃痛的小十郎和會種菜的小十郎都愛小政宗(踹)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呀呀…
媽又和那白痴吵了囧
白痴呀白痴
你說在香港不開心就滾回大陸吧
你好煩呀
停了吃藥又開始有情緒問題…
不過好像只是對白痴和弟妹有事
白痴最容易令我發脾氣…
外出是一個好方法
今天下午出去買東西心情好好…
不過回到家比人屈。
死白痴!
我拿你的衣服做什麼!
自己坐著又問我有沒有拿
問了3次
好真拿東西丟你呀
比院X或X長更差呀你!
連你老公也不幫你!
反省一下吧
老妹老是說我75她
明明是她亂玩我的東西
大聲一點就是罵…
姐姐真是難當…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希望能與你永遠相守…
希望成為你的唯一…
即使我只是幻影,
我也希望你會記著我…

「亞紀人!!」
「什麼事呀?樹。」
樹急急忙忙的把亞紀人叫停。
而亞紀人亦馬上的回頭回應他。
「如果……只是如果喔……」
「什麼…如果?」
樹難得的吞吞吐吐,令亞紀人有不詳的感覺。
「如果…咢他消失了的話…」
「不會的!!!咢和我會永遠永遠在一起的!!!」
亞紀人有吼的打斷了樹的說話,並立刻的逃出了現場。
即使只是假設…
即使明知總有一天會發生。
亞紀人也不願意去想像,
和他最愛的咢分別的事。
「果然呢……」
林檎慢慢的從暗角中走出來。以悲哀的聲線說著。
「那一天已經快要來了…可是亞紀人他…」
「沒準備好。」
樹打斷了林檎的說話,像是自言自語的說著。
「心沒準備好。今天還在身邊的人明天會消失,他沒做好心理準備。而且……」
抬頭仰望青天,心中不停的想起初次知道亞紀人和咢的事情時。亞紀人也是像這樣的訴說著自己和咢的關係。
在他相處的這些年來,他更能明白兩人的牽絆有多麼的深。

非你不可,
他們是互相的半身,
是互相的唯一。

「而且…亞紀人他…也不想去面對這件事。」
把目光重新的放在林檎身上,樹再次緩緩的說下去。
「身體他也有在用,身體的變化他很清楚的。再說…連我們也留意到咢出現的時間少了那麼多……」
「亞紀人一定也注意到的。」
林檎看著邊哭邊跑的亞紀人,心…就不自覺的痛了起來。


『咢…咢…不要消失!我不要自己一人。』
不想不想再次剩下自己一人。
不想不想最愛的你消失。
一分也好、一秒也好。
只希望你能陪伴在我身邊。
我什麼也可以不要只有你…
我絕不放手。

「咢…咢…你在的吧…答我吧…咢…咢呀…」
環抱著自己的腿坐在草地上。亞紀人流著淚自言自語地重復。
樹的說話令他很不安。
就算是上次咢受了傷…也比不上這次的不安。
昨天開始咢就沒和自己對話了。
不安。
在心中不停上升。
咢…咢…咢…好想…好想和你說話。
『亞紀人…』
「咢!!」
自心中響起的聲音,令亞紀人暫時停止哭泣。
「咢…為什麼我叫你你也不答我呀~」
高興的回應著那聲音。
『亞紀…人…』
「什…什麼事,咢?」
聲音變越來越小,心中的不安感亦越來越深。
『再見……我…愛……你。』
「咢!!!!」
心中另一個人的感覺完成消失。就像他根本不曾存在過一般。
「我不要…我不要呀……咢…不要…不要丟下我一個…咢…咢…」
心中就像開了個洞一般的痛,淚水像斷了線一般掉下。

淚流光了就表示我不再愛你。
而我的淚…
將為你流一輩子。
----------------------------------------------------------
啊啊…
寫完了…
會考完了忙漫節…
漫節完了才有空= =+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柏達…」
紫髮的少年無聊的躺在椅上,朝金髮少年招手。
「怎麼啦…魅影大人。」
金髮少年必躬必敬的回應著對方。
這語氣卻令紫髮少年大為不滿。
「我說啦…柏達。」
慢慢的揚起帶有邪惡氣息的笑容。
語氣中亦帶有重重的怒氣。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用大人稱呼我的。我們是朋友。朋友不應該使用敬語來稱呼對方的。」
「與此同時我們亦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雖然現在象棋並未成形。可是我仍然認為我們得保有君臣之禮。」
一口氣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無視對方越來越差的面色。轉身繼續去完成自己的「工作」。
說是工作。
但其實就只是照顧魅影的起居飲食而已。
魅影十歲左右就被幽禁。
說實話他的生活知識幾乎得於0。
被幽禁的年中,不用擔心吃的。
當然地不會造飯。
同時,亦不會給你去換洗衣服。
所以洗衣服也不會,更何況一般家庭中,特別是魅影家以前的富裕狀況。
十歲的小孩是不太可能會去洗碗的。
因此洗碗也不行。
由此,
一切的家事上至造飯洗衣,
下至打掃換床單。
也是柏達一手包辦的。
正打算把手上的抹布放下去洗衣服時,一縷金髮被人拉扯。
而且對方亦借勢的把自己擁入懷裡。
「魅影大人,你又想什麼了?」
仍然保持必躬必敬的態度,令魅影更加的不滿。
「柏達…你就是不肯改口嗎?」
用力的抱著懷中人,用一種帶有強迫性的口氣說著。
輕吻著細頸,手正不規矩的活動著。
「魅…魅影…大人,請…不要…這樣…」
羞紅著臉,請求對方停手。
「不要~可是呢~」
露出像小孩般的天真笑容,魅影眼中的邪氣仍舊不減。
「要是柏達答應以後也不用敬語和我說話的話…我可能會改變心意也說不定呢…」
「魅影,你!」
氣上心頭令柏達一時忘了禮貌,要不是手被抓住了的話真的恨不得送他一掌。
那有上司想下屬不用敬語對自己說話的!
「合格了~柏達~」
實行自己說的話,魅影馬上把手鬆開,給予柏達應有的自由。
「我說得出做得到吧~柏達~」
心情愉快得不得了用哼歌的方法把說話說出來。
魅影完全無視了面色極度差的柏達。
柏達咬緊牙關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要不是自己是魅影的下屬,恐怕他真的會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完全無視別人的意願,只是遵從自己心情而行動。
這一點是他最不滿意的。
「呢,柏達~」
在柏達沉思的時間,魅影已經行到柏達面前。
抱緊了他。
「你又想做什麼了,魅影。」
嘆了一口氣,柏達已經放棄用敬語來稱呼魅影了。
反正這是魅影的要求,柏達也是樂得輕鬆。
「想知道我為什麼要你不用敬語嗎?」
問了一個令柏達很感興趣的問題,柏達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們家在魔女國也算是高階人家。家中也有下人之類的人。他們表面上用敬語來稱呼我們,可是在私底下欲偷偷的說我們的壞話。我…很不喜歡這樣子。」
魅影收緊了手中的力道,柏達亦乖乖的讓他抱著自己冷靜下來。
「所以我要你不用敬語來稱呼我。對我來說你基本上不是我的下屬,你是我的朋友,戀人。所以…不要用敬語好不好?」
柏達不是第一次看到魅影軟弱的樣子,第一次和他同床時他夢到父母自殺,也有露出過軟弱的一面。
柏達喜歡他這個樣子,這樣子的他只有自己看過,是只屬於他的。
「我明白了我的司令官。我喜歡上你果然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屈辱呢。」
露出和說話不同的甜美笑容,除了在死去的家人面前外,柏達就只有在魅影前這樣笑過。
「嗯…我愛你喔,我的參謀。」
緊緊的抱著人兒,魅影也溫柔的笑了。
-----------------------------------------------------------
好了又完了一篇…
下篇會是咢亞的痛楚…
完不完得了就不知道。
出文時間也是喔(炸)
打不到戰B我就會寫的了(踹)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