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呀QQ
吃不下固體的堅硬東西(泣奔)

我發現只有在考試時
我做數才會快=﹏=
明天有可能的話就做慢一點吧…
準確UP?

好吧明天考MATHS
要是我拿不到C
我自己不去跳樓也會有人把我斬件的了
大家…
祝我好運吧(泣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病了(遠目)
全身酸痛
特別是兩隻手orz
時間快完時
痛得差點寫不到字...
還好寫得完

臭考評局
如果要我重考paperII
我一定詛咒你…



為什麼標題是浮竹上身!?
因為浮竹大大不是重要時候也不病嘛=_=+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定有人想說我生日沒到吧=﹏=
我家算舊曆XD
所以人家(!!!?)昨天就17了XD
不過…香港政府是不承認的=3=
好吧~
昨天我的蛋糕子是一個雪糕子來的(炸)
它成功創下我家最快吃完的記錄VV
我妹吃了半個(炸)
雲尼拿和朱古力果然是家中那2只的大好物(爆)
順帶一提…
我妹的蛋糕子還有一半在雪櫃中沉睡ING(炸)
之後去左食飯~
我終於試左海膽了XDDD
感覺有點像生的蟹糕…
不過味道很淡(炸)

囧…
今天的ENG I&II
沒眼看QQ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L有.注意






「柏達。」
從後擁抱著人兒,魅影輕喚著他的名字。
「什麼事?魅影。」
難得的沒有反抗,平靜的回答。
「你是我的,對吧。」
微微的收緊了手臂的力道,面上亦出現了少見的認真。
「你在說什麼啊,魅影。」
羞紅,因為他的坦白。
「你是我的。所以沒有我的命令,不能死。」
輕吻著白晢的細頸,手慢慢的往下移。
「等一下!魅影!嗚…不要…」
急忙的把往下移的手捉住,卻沒法去反抗他。
「答應我…不能死。」
把他轉為面向自己,魅影認真的說。
「我………生存也好,死亡也好。我將永久與你共存。」

不敢確實的答應,因為勝算多大自己知道。
不想去拒絕,因為想留在你身邊。
接受彊屍紋身,是因為想和你相守。
主動的吻上你的唇,要是真的要死。
請讓我多感受一下你的觸感。
就算死…也請讓我留在你的身邊,你心中小小的位置…
請你讓我留在那兒。
如同你那個不知名的童年玩伴一樣。

「這算是什麼回答。」
魅影抱著他倒到床上,輕撫著他的金黃髮絲,卻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你不…」
說到一半的話全被他吻去,把他壓到在床上卻仍沒任何行動。
「我想好好看看你,我想好好的記著你的聲音和面貌。」
認真的語氣認真的目光,真的令人懷疑他是不是吃錯了什麼藥。
「隨…隨便你。」
羞紅著臉,不敢去直視那雙認真的紫瞳。
「等等!!你說…嗯…」
開始動手把黑色的長袍脫去,口舌並用的在鎖骨上留下一個個紅印。
「我看夠了,現在想記著你的觸感。」

你是我的光。
人不能在沒光的環境下生活。
我也不能沒了你。
從不許下承諾,
因為承諾沒有保證。
但希望你能作出承諾,
因為只有如此我才能安心。
給予你彊屍紋身是想留住你。
要是明天就會失去你的話,
現在就讓我好好的記住你的一切。
明天以後,
就算你不在,
我也能在記憶中找到你。

「呢…明天不要看我的戰鬥可以嗎?」
躺在他懷裡,看著他的眼睛,輕輕的說出自己的請求。
「為什麼?」
沒有驚訝的語氣,像是早已猜到的一般。
「因為,有血跡的我很污,不想被你看到。」
不論我身上的,是敵人還是自己的血。
「柏達才不污。」
輕輕的吻上他額頭,溫柔的說。
「我答應你。」
不管明天的結果如何,
我也不會看你的戰鬥。
「我相信你會勝。勝利,是我們象棋的。」
就算再不安,
我也相信你。
我是影,
而你是我的光。
光和影永不分開。
我願與你共享這時間。
如同光和影一樣。



大約的內容很久前就有
要串起來真是難啊|||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漫節的時間表大約的確定了
應該是5天也去的

DAY1-keel/sink(keel的板子做完的話就keel吧)
DAY2-Radu(全日吧…可能上半天會出Sink…看心情)
DAY3-不明(大家也沒團…慢慢想吧=v=)
DAY4-左安良(聰~你死定了~)
DAY5-迦里安/魅影(沒決定出誰呀|||)
以上vv

附加~
推介曖昧漫一只

Diabolo-惡魔-
好幾年前的漫,上星期Down回來,仍然是覺得不錯=v=
故事是很典型的魔幻類故事,主角們不小心和魔怪定了合約,會在18歲時成為惡魔。
在17歲的現在,人性開始消失,他們決定要幫助和自己同樣的人。
也就是在其他立了合約的人18歲前殺了他們。
同時也找尋成他們祭品的等同妹妹存在的女孩
在最後其中一個主角成了敵人的中boss
那女孩是大boss。
什麼說好呢…
結果是很典型。
不過過程還挺好看呢。
我說的話可能吸引不了人。
也是還是推介一下~
作者是雙胞胎
妹妹楠桂的作品大推介~
有不少也是超曖昧的~
例如:神的名字XD
送上曖昧圖一張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有.注意
152情報有小心,本人只是知道某小段情報
如事實不是如此,請勿責備本人






















眼睛……
睜不開。
氣力開始流失。
對呀…
我死了。
又一次死了。
今次是真真正正的,
永遠的死亡。
「魅影!!!」
「不要!!魅影!!睜開眼睛呀!!」
對不起呢…
甜姐兒,羅安。
我做不到。
從他死了時開始混亂的心,
慢慢的平靜下來。
「魅影。」
柔和的聲音。
「為什麼來這兒。」
因為我找到了比消滅世界更重要的事。
「那不是我們的夢想嗎?有什麼比它更重要的。」
你死了後好像多話了呢…
「這種事怎麼也好。回答我。」
你真的多話了。
「答我。」
嘛,好想念你的聲音呢~多說些話吧。
「答我。」
知道了啦~真是的…死了後一點也沒變呢,你。
「你也是。」
呀~你笑了~果然你笑是最可愛的~
「不…不要說我可愛!!」
呵~臉紅了。
「嗚…」
好可愛~好可愛~
「別…別玩了!!」
知道了~最愛你了~
「可惡…」
我呢~發現了比消滅世界更想做的事了。
輕輕的去撫摸他的臉,沒比死前變多少的可愛的臉。
「那到底是什麼。」
是……
小聲的在他耳邊說。
呵呵~臉紅了。
「你真是的…」
呵~呵~我最愛你了,柏達。
輕輕的抱著那細小的身體,感覺著他的體溫。
「我也是…魅影。」


想在你身邊,
想和你共存。
生或死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你在我身邊。
-----------------------------------------------
上面那幾句好像是說給某人聽的= =a
好吧
怪+純砂糖的東西…
慢用…

知道他被秒…
總有點不快。
嘛…
魅影是一定要死的。
但打也不用打就死了…(即是秒?)
就不多合理了。
雖然和銀太打得滿身是傷…
說完廢話…
其實我是支持魅影死的(炸)
因為柏達不能復活。
那魅影下去找他吧XD
二人一定要幸福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日考電腦…
一大早起身去溫書,會不會合格又是一件事
個人認為高肥李份MOCK卷好像比CE份卷深。
卷一呢…
說考基本野,
基本上都會。
MC不作評論…
我做來做去都是一半左右的了。
卷二…
還好。
有一條不太會。
其他都OK的吧(遠目)

考完行回屋企。
食飯之後去左瞓。
今日成日都唔多精神。
好累。
頭又痛<--考完開始。
瞓到5點起身。
嘛…
電腦。
我還是求合格吧。

P.S 我總是覺得我們3個考生中,我是最HEN的一個=_=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呢…
不想溫書…
結果就去行街了…
我知有人想打我的…
可是我就是不想溫嘛=3=

到童年夢拿回了GANGAN和ASUKA,還買了媽王XD

以下有情報,小心

鋼嗎……
大佐和中尉是徒弟和師傅的女兒嗎……
中尉的爸倒是死得很乾脆的說|||
這集……
都是說過去的= =

水野老師的短篇不錯~
很喜歡呢~

ASUKA…
T.B休刊一期…
小陣和小焰好可愛~~

媽王~
受死的Luke出現XD
Guy大人參上~
Asch很帥XD
Luke和Asch的臉明明是一樣的…
為什麼一個是可愛一個帥的呀…XD
我好想見Sink
六神將只剩他還沒出場呢…
劇情不算快…
才剛第一次救出Ion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EG有.注意
此文有crossover成份…不能喜者勿進。







「迦里安~VV

 

「拿拿斯…!」

 

從背後突然出現的重量令迦里安嚇了一大跳,手上的書本應聲掉下。

 

「呢呢~有人來挑戰我們洛比利亞呢~」

 

慢慢的把唇靠近對方的耳朵,拿拿斯輕聲的說著。

 

「是嗎…是那個隊伍呀。」

 

想別過頭去逃離那溫暖得令人羞紅的氣息,可是對方卻更加惡作劇的把他抱得更緊。

 

「呵~呵~迦里安,你好可愛呀~~」

 

在他的臉上偷了個親後,認真的把事情說了下去。

 

「皇冠骷髏,是象棋軍團呀…」

 

 

在這一區內有三個人所共知的暴風族,一.兩斧頭的洛比利亞,也就是雷之王拿拿斯的隊伍。二.十字架的十字軍,由前任最強暴風族的主人所建立的隊伍。三.就是皇冠骷髏的象棋軍團,是一個想得到這個地區的邪惡暴風族。

 

 

「什麼!難不成他們想像上次一樣…」

 

 

六年前…也就是A.T剛開始流行的時候,象棋軍團利用A.T去作惡。主人…也就是當時最強的暴風族,帶領十字軍去阻止他們,史稱第一次暴風族大戰。那時候迦里安和拿拿斯也有觀戰。所以他們知道象棋的可怕和實力。

 

 

「不用擔心呢…我可是雷之王呀。而且我們不是有秘密武器嗎?」

 

吻上了懷中人兒的唇,緊抱著他。

 

「秘密武器?」

 

疑問的回答。

 

「對~!就是這個…!」

 

雷之王由背部拿出了一樣東西。

 

「這是……」

 

 

─────────────────── 象棋的那面 ───────────────

 

 

「已經照你命令向洛比利亞下戰書了。」

 

金髮人兒用平淡的語氣向銀白色頭髮的青年報告著。

 

「啊啦…真少見~我可愛的柏達會這麼不安的呢~」
青年招了招手,示意人兒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怕什麼呀…我可是屍之王呀。」

 

柏達望著他的臉,慢慢的把自己的不安說出來。

 

「可是魅影你的傷才剛好,再說我們象棋也只是剛剛才再結集的呢…」

 

魅影吻上了他的唇,輕快的說著。

 

「我.有,秘.密.武.器.呀~」

 

「秘密…武器?」

 

「對呀~就是這個呀」

 

屍之王從背後拿出了一樣東西。

 

「這是……」

 

─────────────────── 一同 ──────────────────

 

「「迷你裙?」」

 

「對呀~我可愛的迦里安(柏達)穿上這個一定可以迷死敵人~我們就會勝定了呀()~」

 

兩位王呀…為什麼你們會如此的想法同步呀…

 

「「去死!!」」

 

迦里安和柏達各送了自己的戀人一巴,然後轉身離去。

 

這場戰鬥的結果就是…

 

兩方的副長因為明白自家隊長的行為…

 

簽下了長久和平和議。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這文的成因是因為昨天和友人的msn啦XDDD
可能有續可能冇…
想要續的出聲XDDD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舊文…BL有.注意






說來說去還是最喜歡這篇VV
請用XD






褐髮的少年坐在棺木上,端正的五官令人聯想到天使,但在細心觀察下,卻會發現少年身上的氣質和語調,並非是純白的天使羽翼,而是屬於墮天的惡魔羽翼。

「呢…伊薩克…」

少年正以無聊的語氣喚著棺木主人的名字,而手則正在把玩主人那把漆黑而順如絲絹的長髮。

「結果…連你也失敗了嗎?」

少年低下頭輕吻著男人冰冷的唇,用帶笑的聲線低喃著。

「真有趣呢~能殺你的人,我真想操縱看看呢…」

少年躺在男人的懷裡,再次的把玩男人的頭髮,突然像想到什麼的似,撐起了上身,半坐在男人的身上。

「怎麼…不高興嗎?也不去想想是誰令你保持現在的樣子,我可是很辛苦的呀!」

以略為不滿的語氣投訴著,男人身上插著很多不知名的喉管,從少年的說話中可以知道這喉管正是少年的傑作。
或許是那些喉管中液體的作用,男人的身體雖然冰冷但並不蒼白。如果不是在近距離觀察的話…大概也只會認為男人只是酣睡著,而不是永眠。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是你教我的呀~」

說罷,再次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我到現在…還記得的呀…」

血佈滿在地上,發出一陣陣刺鼻的腥味。

而幼小的領主則坐在寬大舒適的椅子上,凝視著天窗外的藍天。

「是那兒出了錯呢…明明理論是很完美的…」他小聲的自言自語。

他聰明而且美麗。對不知情的人來說,他會是一位完美的領導者。
沒錯,他是聰明而且美麗,但他的性格十分殘酷。

太過聰明殘酷的他令他的父母過於害怕,把他關了起來。
他亦於不久後把自己一族的族人全數殺死,他很清楚明白,要是再如此的下去,被殺的人會是自己,因此才會狠下殺手,那時他才7歲。

當他的手上沾滿了自己親人們的鮮血之時,他並沒有恐懼,也沒有傷心,有的只有愉快,他…在那一刻正式化成了「惡魔」。

也許他的父母並非用這種方法對待他的話,他也許不會成為「惡魔」了。
可是…對於已經發生的事,再想也無法改變的了。他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好無聊呀…這個世界真的好無聊呀…」
幼小的領主仍然凝視著蒼藍的天空,慢慢的把自己心中唯一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覺得這世界很無聊嗎?」
從頭上傳來的煙味和低沉的聲音把幼小的領主注意力從藍天轉移到它們的主人身上。

漆黑如黑夜的幻長髮絲,如死水一般的細長眼睛,含著高級雪茄而形象討好的唇,他的外形就是如此的優雅,如此的吸引人。

「很無聊吧,這個世界。」不等他的回應,男人自己把話接了下去。
「因此我們要更新它。『我們要以火焰更新世界。』我們是薔薇十字騎士團,我是伊薩克.費南度.馮.坎柏菲,階位是9=2的機械魔道士,你也可以稱呼我當『魔術師』的。你想加入我們嗎?幼小的領主,狄特里希.馮.洛恩林,我們的需要你的知識和才能。」

男人含笑的說道,說話中有著命令的的語氣。
男人那只懸在半空的手,吸引著小孩。

第一次有人認同我…
     第一次有人需要我…
          第一次有人命令我…

小孩不自覺的就握住了男人的手,男人輕吻著那只白皙而細小的手,進而把小孩擁進懷裡。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就是世界的真理,而我們將會得到勝利,我們在『那一位』的帶領下是不會落敗的。」

男人吻上了他的唇,下一刻影子包圍了兩人。當影子沉下到地上後,兩人的身影就在領主的城中消失了。

當小孩再次張開鳳眼,影入眼中的是華美而古老的房間,在萬千的燭光中有一張佈滿寶石的王座。擁有三對純白翅膀的金髮男人坐在王座上,繞著二郎腿,含笑的眼睛帶有不可違抗之氣。

「這就是你的新玩具了嗎?」
和眼睛同樣含笑的語調,那種氣勢令小孩嚇了一跳,在那種氣勢前,你絕對不敢違抗,絕對不敢說『不』。

「是的。主君。」男人環抱著限孩,親了親小孩的面。「不過,這是最後的了。」

「那你可不要把他玩壞了喔…他可是個很重要的人材喔…對了,要給他一個稱號呢…生體操控…操偶師…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騎士團的『操偶師』了。」

那種彷彿可以看穿自己內心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種戰慄的快感流遍全身,這裡果然有趣多了。

「這是我的光榮,主君。」
「那以後就由伊薩克教導你了。」
「我明白了。」
小孩向金髮男人深深行了一個體,男人在小孩行完禮後就馬上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小孩抱走了。
「真是著急呢…」
古老的房間中只剩外金髮男人輕輕的低笑聲。


「你有戀童癖的嗎?」
對於一進房,就馬上把自己丟到床上,壓到脫衣服的男人,大概沒有比戀童癖更適合的形容詞了吧…小孩想。他不討厭男人如此的做,也許…在初次見到男人的時候,小孩就已經被仔的強勢吸引了吧…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這種情況下的表情和聲音呀…」
輕吻著白皙的胸襟,男人慢慢的吐出自己的目的。

「那…我也想知道呢。」
小孩看著男人那漆黑的雙瞳,以微邪的聲線說著。然後送上自己甜美的小唇。


「抱我。」
------------------------------

「這些全都是你教我的…」

少年從手中放出了紅系…綁住了男人的手腳。

「扭曲的我…扭曲的愛…全部都是…」

當紅系進入了男人的身體,男人經然張開雙眼,從棺木中站了起來。

「正因如此,你不可以離開我…過去,現在,將來…」

少年抱著男人冰冷的身體,送上自己的唇。

「我愛你呀…伊薩克…你死了也不可以離開我。我會一直操縱你,一直一直…直到這微暗的感情…我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為止。」


                      That all...?
------------------------------
請不要被那個問題誤導了XD
真的真的沒有了下文了呀XD
好的要扔雞蛋石頭的這邊=W=
要打我的那邊=X=
請自便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