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1.
當被告知那個幼小的男孩已經死亡時,菲力西亞諾曾以為自己再也不能戀愛了。他流不出淚來,聲音也擠不出來,他是如此的喜歡著那個孩子。

2.
那時起他總是睡不好,每當醒來都只會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夢中那孩子好像有出現,可是,醒來後他怎樣也記不起夢中的內容。

3.
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開始妒嫉自己的兄長。原因無他,只是因為他擁有羅.馬,那孩子最想成為的東西。他厭惡自己的想法,但又沒法停止。神聖羅.馬…神聖羅.馬…幫我…眼角一次又一次的滑下淚水,他只能不停的低喃著那孩子的名字。

4.
他沒多少次認真的戰鬥過,戰敗是他對自己的懲罰。他笑,他哭,被世界恥笑是像個呆子一樣,他認為是這是應得,因為這是那孩子喜歡的自己,因為他沒有捉住那只手。這全都是報應。

5.
當他遇上那個日耳曼青年時,那股無法言喻的悲哀感又再次於心頭升起。青年的面貌舉止都令他想起那孩子。我們,當朋友吧。這是他這些年來最真心的笑容,當那青年帶點遲疑的回握他的手時,他感到心中好像充滿了些什麼似的…非常滿足。那夜,他難得的作了個美夢。

6.
青年的名字是路德維希,他擁有的國土大部份都曾是那孩子的東西。青年說他對小時候沒什麼印象,可能是因為大都是在戰爭的關係吧。

7.
他們是國家。只要還有國家,只要還沒有滅國,都不會死。因為長生,所以他們大多對小時候的記憶都很模糊。他也不例外,除了關於那孩子的事外,他記得的真的不多。

8.
過了些日子,戰爭完結了。他第一次步入路德維希的家。他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包括那孩子的兄長──基爾伯特。基爾伯特不太有精神,路德維希帶點苦笑的說:「大哥是為了我才要去伊凡那兒的。」他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戰爭就是這樣的了,戰敗一是滅亡一是成為別人的東西,這點他很清楚。

9.
「小菲力,你喜歡west嗎?」
基爾伯特離開前的一天,悄悄的問他。
「嗯,喜歡。」
他也老實的回答,他喜歡路德維希,可是他對那孩子的感情卻形成了一種枷鎖。重重的罪惡感狠狠的壓在他的心頭。基爾伯特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無奈的笑著。
「我沒能為那孩子做到些什麼,對west也是如此。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這個了。」基爾伯特把一個小小的別針放到他的手上,輕輕的說。「west他不是對小時候沒印象,而是他誕生時已經是一個少年的樣子了。這個,是他誕生時帶著的東西。」

金色的別針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不可能會忘記,那是在那孩子身上的東西,這光芒是那孩子的東西。他呆呆的看著基爾伯特,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可是他發現言語全都糾結在喉頭,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拍了拍他的腦袋,基爾伯特像平常一樣的笑著,少了一份狂妄,多了一份溫柔。

「啊啊…本大爺今天也溫柔得像小鳥一樣呢!要走了要走了,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溫熱的淚滑下眼角,神啊,神啊…「謝謝你…」用盡全身的氣力抖出了這三個字,他無法的停止──不管是發抖的身體又或是眼中的淚水。

「謝謝你…基爾伯特…」他向基爾伯特露出了微弱的笑容,同樣微弱的聲音中包含著他滿滿的感謝和祝福之情。「祝你幸福。」

「你也是呢,小菲力。」


10.
「你剛才的話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的?」
「你覺得?」
面對羅德利比的質問,基爾伯特以同樣的質問去回答。只見對方輕嘆了一口氣,開始慢慢的分析了起來。

「你很疼愛菲力西亞諾和路德維希。」
「是又如何。」
「你是那孩子的兄長,別針什麼的你可以毫不費力從他遺物中找到。」
「……」
「而你,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為了自己那兩個疼愛的孩子的幸福,是不惜一切的,包括說謊。對嗎?」

基爾伯特聳了聳肩,嘴角向上一揚,那狂妄的笑容再次出現在他的臉上。「對,我為了小菲力和west的幸福我是不惜說謊的。可是同時…」
「你亦沒証據去指出我是在說謊吧!」
他刻意的加大聲量去加強這句話的語氣。這是事實,那別針的來歷也好,路德維希誕生時的形態也好,都只有他──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知道。

「路德維希誕生時只有你在場,你說什麼也可以的吧…」
羅德利比看著基爾伯特堅定的紅眸,他無法去判定這事實的真偽;路德維希是由基爾伯特拉拔成長的,於某意義上也算是人造國家,而人造國家長得非常的瞬速,所以沒有人見過年幼的路德維希。
到底是長得快還是一出生就是少年,他根本就無法得知。

「別多口,羅德利比。真實是建立於人心,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的。我也沒資格去說些什麼…畢竟,把事情推到這地步,我也得負上責任。」
羅德利比苦笑著,真相是什麼也沒所謂了。只要那兩人幸福的話。

「路上小心,基爾伯特。」
「喔!」

兩人臉上都掛著笑容,真實建於人心,只要那兩人幸福的話,是真是又何關係呢?

11.
「路…德…」
生理性的淚水不停的滑下,菲力西亞諾不停的低呼著那個正在擁抱自己的青年的名字。「菲力…」每當對方用溫柔的聲音叫喚自己的名字時,他總會有一種遇溺的感覺。「我愛你…我愛你…」很幸福,很幸福,快要被幸福溺斃了。



「神…聖羅…馬…」

「是德.國。叫我路德維希,菲力西亞諾…」
路德維希苦笑著,輕輕的在他額上落下一吻。

12.
真實掉落深淵,無人知曉無人發現,落下無聲。

不管是真還是偽造的事實,他們幸福不就好了嗎?

羅德利比喝了口紅茶,默默的想。


後記:某人生日快樂!!你看我多愛你XD給自己的露普也沒寫完就發你的生日賀文了XD啊啊…不過這東西還真夠微妙的說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其實是不怕老鼠的。
可是…
剛好進廁所就有老鼠閃出來這件事嚇到我了!!!

它到底是怎樣進來的…囧
我家在六樓耶…而且最近連小強也沒有的說…
不過有好幾條我最怕的四腳蛇…(泣)

現在最擔心的是…………




剛剛給嚇到囧叫著跑回房沒關好門它會不會已經跑出廳?<--過了幾分鐘冷靜了才去把門關好



千萬別咬我的電線們啊大爺}}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7 Thu 2009 02:14
  • 春ssc

看來最少也有十本想訂的了orz
啊啊…明明說說只收全4個日網的本…
結果還是不少呢……

等剩下三本也開通販就一次去訂好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完了…比預期中長和快…
而且不怎麼卡文…
不過一路打一路想寫露普是為什麼呢囧






明明就有成3大篇半成品米英在!

但很想寫露普囧




在月尾明明有四份project要交我到底幹什麼?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呢,你恨我嗎?哥哥。」
當對上了那尤如天空的雙瞳,他還是不爭氣的別開了眼睛。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直視那對美麗的眼睛呢?
「我不恨你。從來都沒有。」
打從一開始見面時,那只握著自己的小手,早就把他的怨和恨都帶走了。這弟弟不管是好還是壞,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那為什麼要避開我?」
他無法作答。真正的答案是不可以說出口的。
「呢…你是怎樣看我的?亞瑟哥哥。」



「我跟你爸提親又失敗了喔。亞瑟。」
優雅的吸吮著杯中的紅茶,男人語氣平淡得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他永遠都無法了解這個男人,就如果男人無法放棄和他們家聯婚一樣。
「你認為他會甘心把心愛的兒子嫁你嗎?法蘭西斯。」
男人沒表示同意又或是反對,只是看著他玩味的笑了笑。
「那要是他『養子』呢?他會答應的吧。」
伸手去觸摸他的臉頰,那雙不輸給他弟弟的蒼藍對上了他的碧綠。他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開了男人的手,無比認真的說著。
「他的確會答應。因為我只是他『養子』。不過我可不想嫁你這紅酒混蛋!你給我閃邊吧!」
「我也不想娶個新婚夜就會謀殺親夫的小混混回家呢!不過…」
那雙蒼藍帶上了認真,這是他從沒看過的。
「我需要你,亞瑟。」


破壞平衡點的言語,帶來暴風的行為。

「我不允許!我不許你跟法蘭西斯結婚!」
「你不要我了嗎?法蘭西斯哥哥?」

交錯的思念,沒法言喻的想法。

「我喜歡他,不管是以哥哥的身份又或是以一個人的身份…」
「所以你就更應該答應我,亞瑟。」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這想法可以傳遞給你吧…

「繼承人什麼的找個養子不就行了嗎?」
那個人輕輕的擁抱著他,微笑的低語著。
「呢,我愛你喔。亞瑟。」



いつか...きっと...



後記:有感是大長篇,長到我會想棄坑的那種…囧
而且會狗血得不得了…所以可以不用期待的…因為會不會斷尾我也不知道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順…寫得很順啊啊啊啊(囧叫)
比米英的更順…不過不太甜…(遠目)
同前最滿意的一小段:

金色的別針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不可能會忘記,那是在那孩子身上的東西,這光芒是那孩子的東西。他呆呆的看著基爾伯特,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可是他發現言語全都紏結在喉頭,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嗯,這是獨伊沒錯…

還有,不是悲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4月尾為止…有請大家發表一下意見orz
點此投票…
↑看不到的請把編碼改成日文就可以看到表格的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曾幾何時,那孩子就是他的一切。


「…所以說,我就是hero呢!」
看著半撐在自己身上說著完全不切實際的話的青年,阿瑟只感到自己的頭在隱隱作痛。
到底自己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呢?要是知道他會變成這樣的話,倒不如在那時就一槍斃了他算了。

「喂!亞瑟!你有在聽的嗎?」
「去你的!!!!沒事靠那麼近幹嘛的!?笨蛋!」
看到那張在自己臉前無限放大的臉,亞瑟嚇得把心中的那一句都說出來,而且尾音還無限度的升高。可是,當他的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啊啊,為什麼就不能直率一點呢?

「你才是別把氣都噴到我眼鏡上呢,眼鏡上全都是水蒸氣白茫茫的害我什麼也看不見!」
摘下眼鏡用衣服試拭,明顯的他就忘了自己還在穿著軍服。皮革和玻璃磨擦的聲音在亞瑟的耳中尤其刺耳,不到一分鐘,亞瑟就已經受不了了。

「笨…笨蛋!用皮去抹只會越抹越糟!快點拿過來給我!」
不等亞爾的回應,亞瑟就已經一手搶下了他手中的眼鏡。亞瑟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精緻的眼鏡盒,再從盒子中拿出一塊棗紅色的眼鏡布,開始細心的拭擦著那副眼鏡。

「亞瑟,你開始要載老花鏡了嗎?怎麼身上有這些東西的?」
「亞爾佛雷德!你馬上給我去死!」
把眼鏡盒等伸手可及的物品一股腦兒的丟向前人,而同時的,他口中開始出現了很多有違他紳士身份(自稱)的句子。但對方則是不慌不忙的把迎面而來的物品一一接下,再不時回他一兩句『果然是前不良!』又或是『這樣子才是平常的你嘛!』之類明顯只會令當事人的暴走指數上升的KY發言。



嘛,所以KY才是KY呢。



終止這場罵劇的是暫居於亞瑟家的香。

香打開了客廳的房門想前往於客廳另一方廚房,但當那和打情罵悄無分別的影像映入眼簾之祭,他忍不住用自家的語言表達他的感想。


「頂你個肺啊!做咩燃野一開門就閃爆眼!要閃就死燃去開房閃飽佢啦!屌!」



「………香?」

當一個乖乖牌的小孩突然面無表情的說出一大段完全聽不懂的話時,那是表現了什麼呢?高興?興奮?不滿?

最少那對英語系兄弟是絕對不會知道這是一句不可以播放的髒話。香深信自己說得那麼快而且他家語言同音字又那麼多,那對兄弟是絕對記不下來去問他大哥的。

「沒…只是燈光太強了。眼睛有點痛。」
他慢慢的退回門後,但想起了什麼似的,向亞爾佛雷德補充了一句。

「瓊斯先生。Please check the glasses box.」
當下,亞爾佛雷德看到了亞瑟的臉一瞬間漲紅了。
「香!」

當香識趣的在他們眼視中消失後,亞爾佛雷德開始慢慢的打量眼前的眼鏡盒。金屬製的盒子上刻著不少花紋,精緻是精緻…但那也只是裝飾,沒什麼特別…那內裡是?

「別!…別打開!」

無視來自背後著急的叫喊聲,亞爾佛雷德刻意的用自己的身軀擋著亞瑟想搶回盒子的動作。他打開了盒子,出現在他眼前的質地良好的棗紅色絨布,上面細心的用金線繡出了他的國花和兩行文字。



『TO ALFRED

FROM ARTHUR』


「才…才不是送你的!是…那個…對了!是因為訂兩個比訂一個便宜才多訂一個的!我是為了馬修才不是為了你!!」
漲紅了臉的去解釋,這是不打自招的行為呢。亞爾佛雷德笑著對亞瑟行了一個吻手禮,再慢慢的讓自己的手爬上那張漲紅的臉頰上。

「THANK YOU,ARTHUR.到你有老花的時候我一定會送回一個給你的。」
「去你的!這才不是為了你!絕對不是為了你!你這死KY!」
當自己的言語全都被那張唇封住的時候,他只想到一件事。


結果這孩子還是他的一切,不過已經非關親情。那已經昇華至名叫愛戀的層次了。



後記:讓香君爆了粗我很完滿(喂) 至於那話的意義嘛… 和我同樣是香君人的一定很明白… 不明白也不要問爸爸媽媽… 來問我就好了囧




別方面:


「香你這混蛋,剛才說了什麼?
香喝了口奶茶。彼德則是一口又一口的吃著亞瑟親手造的點心,看到這情況令他有點胃痛的感覺。他是有點餓沒錯,但為了自己的肚子著想,還是喝自家的絲襪奶茶喝飽比較安全…說回來昨天心血來潮造的菠蘿包好像還有剩…

「粗口,也就是髒話。」
不過也沒有亞瑟先生生氣時用的字句髒就是了…果然肚子還是會餓…桌子上的點心盤還留有自己造的菠蘿包…乾脆加片牛油造成菠蘿油吃吧。是就是沒新鮮的好吃,但總比吃亞瑟先生的點心好。

「要吃?」
香拿起了麵包,回頭問彼德。
「我要!我要!」
於是一大一小兩人就慢慢的由花園走向廚房────當然是走離客廳最遠的那條路。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只是外出去拿個同人本也會給人詛咒全家…
我到底得罪了那位老太太什麼啦orz
明天看看去不去訂個書櫃來放同人漫畫…
不過只放得下80x30cm的…


orz
放得下多少本啦囧
哎啊啊…
要擔心的事越來越多…
hero啊…出來幫我啦…(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活了快20年,對自己最討厭的地方大概就是胡思亂想吧。
割開我腦袋大約有一半是寫著擔心兩個字的…
心煩啊………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